十世泪琉

性取向是哪吒。

哪吒是天,哪吒是地,哪吒就是我的道我的理,是我的一切

天雷忘羡。魔道祖师相关甚至墨香铜臭相关统统不吃。

【罗吒】马可波罗在人间

# 马可波罗逐梦之星 X 哪吒逐梦之翼。只皮肤,不带入原皮

# 有车。幼儿园司机一年未开车已经不会开车了

# 走外链,见评论

来一个置顶


这里重橘子/蚩枣枣/齐鸣。称呼请随意。

是个非常挑剔的脆皮鸭女孩,主看无cp。偶尔也看bg。拒绝任何墨香铜臭相关,尤其魔道天官。

性格不能算好,但是你伤心会安慰你,你开心陪你一起开心。不熟可能没话聊,但是只要你主动找我说一句话我就是个合格的逼逼机。还是个合格的狗逼。

是个垃圾写文的,偏爱拉郎邪教,你喜欢什么我吃什么写什么。

唱歌难听,声音也难听,可以连麦可以给你唱歌哄你开心。

混语c,是个小白萌新。目前待在王者荣耀语c,磨哪吒全皮。欢迎找我玩。

哪吒是目前的心头好,各个作品里的都喜欢,cp也全吃。

混圈很杂,想起来会加。cp杂食但也有雷。下面是大概的圈跟cp吧,记不太清了。有一点高亮,不太乐意吃np,三角恋看情况。

王者荣耀:本命哪吒诸葛亮,目前主哪吒相关与各种拉郎邪教,杂食,对亮瑜没有兴趣。对kpl四皮肤感兴趣。

火影忍者:本命漩涡鸣人,宇智波带土。接受鸣all但不吃鸣佐,不吃任意佐助受向。

大圣归来:本命孙悟空,哪吒。吃圣藕,红藕。

西游记:孙悟空,哪吒。杂食主圣藕,戬吒,戬空戬,藏空藏。

红楼梦:林黛玉。黛玉单人only,接受钗黛双玉,不吃双宝,偶尔吃伏黛。

勇者是女孩:杨越阳月。主角单人only。

天行九歌:本命天泽红莲韩非卫庄,全员厨。杂食,想搞天泽,偏爱卫莲。

秦时明月:全员厨,星魂,天明,少羽,赤练。杂食,庄练。

武庚纪:全员厨。杂食。……这里的哪吒我还是挺喜欢的。

我的英雄学院:本命爆豪胜己。all咔only

偷星九月天:本命琉星,杂食主吃十琉

滑头鬼之孙:奴良陆生,鸩。杂食主陆鸩,爱鸩哥一辈子。

阴阳师手游:黑童子,酒吞,玉藻前。不吃酒茨狗崽其余随意。

哪吒传奇:本命哪吒。杂食,藕龙。

超兽武装:火麟飞。真.混沌邪恶,杂食。

奥特曼:赛罗,迪迦,梦比优斯,奈克瑟斯,雷欧。all赛主贝赛,其余cp也能吃。

非人学园:本命哪吒,红孩儿。杂食,混乱邪恶。

终结的炽天使:本命百夜优一郎。不吃优米其余随意。

叛逆的鲁鲁修:枢木朱雀。不吃白黑,其余随意。

死亡笔记:L。比较偏向L单人。

哈利波特:德拉科.马尔福。偏全员向

一人之下:张楚岚。cp杂食,但优先all碧任意cp

大鱼海棠:本命湫。不吃椿湫。

龙族:本命路鸣泽。全员偏双路兄弟。

超电磁炮&禁书目录:御坂美琴,上条当麻,一方通行,白井黑子。混沌邪恶,杂食。

overlord/不死者之王:安兹乌尔恭。杂食不挑。

魔卡少女樱:全员厨。狼樱优先,世樱世可以接受,桃偏爱月桃,雪桃,可逆。

宫崎骏:所有作品全员厨。白千only

全职高手:本命孙翔,叶修。叶翔only

恋与制作人:本命白起。不嗑bl

食戟之灵:本命幸平创真。all创all,主创塔。

海贼王:本命路飞。cp杂食。ASL亲情嗑爆。

银魂:本命坂田银时。杂食,不吃高杉松阳。

名侦探柯南:工藤新一,黑羽快斗,毛利兰。杂食,新兰永存,柯哀友情向,bl也吃,不许黑兰。

凹凸世界:嘉德罗斯。主嗑雷嘉瑞嘉,瑞金瑞,祖玛雷德,雷安雷不太感冒,但也能吃

指环王/魔戒&霍比特人:莱格拉斯,阿拉贡。ALonly,白树开花。

加勒比海盗:杰克,威尔。船all主船铁

东京喰种:永近英良。研英研,友情爱情都好嗑

斗破苍穹:萧炎,薰儿。炎薰不逆。其余杂食

斗罗大陆:唐三。杂食,戴氏兄弟cp。

家庭教师:本命弗兰,云雀恭弥。杂食,不吃all27,只接受纲吉攻。

死神:乌尔奇奥拉,黑崎一护。杂食主葛乌。

宝石之国:磷叶石,帕帕拉恰。脆皮组,冬巡组,医患组,法斯与波尔茨。杂食。

fate:吉尔伽美什,哪吒,莫德雷德。杂食主all闪向,莫德雷德不吃cp,哪吒不明。

刀剑乱舞:婚刀次郎太刀,最爱五虎退大包平膝丸鸣狐。源氏兄弟主髭膝。

犬夜叉:犬夜叉。杂食主杀犬。

守护甜心:本命日奈森亚梦月咏几斗。杂食主几梦,不吃几唯。

黑子的篮球:本命赤司征十郎,青峰大辉。不吃赤黑。

全职猎人:本命飞坦。不吃团酷

中华小子:龙虎兰,全员厨!杂食主龙虎。

围棋少年:江流儿。杂食主黑江黑!

神龙斗士:多多,战部渡。杂食!

东京猫猫:齐修。杂食。

虹猫蓝兔七侠传:全员。杂食主虹蓝。

摩尔庄园:全员。杂食。

赛尔号:全员。杂食。

到底在想什么在期待什么呢。都是不可能的不是吗。她的心头肉不是他,永远也不可能是的。那为何折辱他至此……。你不该是最明白了解他的人吗?为何要折辱至此。

利刺裹着一身傲骨,口吐尖锐话语入心尖三分,却只见伤痛而不顾那柔软心肠,谁想过他也曾有赤子之心。

我爱的江澄,最好的江晚吟

【罗吒】此方,彼端

# 马可波罗 X 哪吒。逐梦之星 X 逐梦之翼。我知道我又创新tag了(。

# 开车,……开到最后发现根本开不下去。重新开吧

# ooc是肯定的,我写的时候心都在颤抖。

# 最后问问有人愿意跟我一起吹哪吒吗?我们扩个列好不好?

# 怎么也发不出去,还是走外链吧。好累啊。链接见评论

碎碎念

真的很喜欢她啊,这世上只有一个她,独一无二无法复制。
我的从前她陪伴着我,我的以后她也不会缺席。
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啊。可以跟她肆无忌惮的撒娇吐槽爆粗口,她会包容我,却不是无条件,她会让我改正不对的地方。
为什么你要这么好啊。

不是对象,是非常好的朋友,非常非常好的那种,想把自己能找到的所有最好的东西全都交给她。

【铠策】化蝶


# 铠 X 百里玄策

# 大概有后续,因为我想把铠搞上玄策的床(。

# 咸鱼试图复健。

福利院里新来了两个孩子,是一对兄弟,都长得挺白净漂亮,大的那个说话好听,哄得院长跟阿姨们总是对他特别好,连带着他弟也待遇比一般孩子好上许多。

时间一长总会有人不满意,孩子总是天真而残忍的,看他们不顺眼,觉得抢走了往日里关心自己的院长于是就组团来“教导”他们了。

铠是福利院里的“隐形老大”,因为没人打得过他,所以孩子们心照不宣地不去惹他,而铠对孩子们“教导”其他人的行为则是不参与也不阻止。

个人能力问题罢了,被欺负了怪谁?觉得不甘心那就变强再打回去就是。

不过让铠没想到的是,那个叫百里守约的家伙居然毫发无损,这让铠有点兴趣了,去问了他才知道以前为了保护他弟自学成才练了格斗技术。

听到这个理由,铠觉得有些好笑:“为了别人而变强?真是可笑。”

百里守约只是笑着摸了摸缩在自己怀里的百里玄策毛茸茸的发顶,说:“因为是玄策啊。”

铠盯着那个红色脑袋连脸都不肯露出来的家伙看了半天也没盯出个所以然来,于是直接转身走了。

百里兄弟向来形影不离,百里守约那家伙不管是吃饭睡觉都要带着他弟弟,简直是恨不得把他栓自己裤头上了。

由于百里守约做得一手好饭菜,铠在尝过几次后就非要过来跟着百里玄策一起让百里守约给他开小灶了,一来二去的铠跟百里玄策也熟稔了起来,但这种纸糊一般的情谊在饭菜面前每次都是一吹就倒,看得百里守约十分想笑。

铠开始有些无法想象这对兄弟只剩下一个的场景了。

然而他忘了福利院里的孩子,除了他这种态度恶劣的孩子,更多的是因为表现好也到了年龄而被收养走的孩子,百里守约是表现最好的一个。

于是他走了,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事实是他们俩只剩下了百里玄策一个人,因为那对夫妻不愿意收养两个孩子。

他该提醒他们俩的,铠有些懊恼地想。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没有了哥哥的百里玄策安静了许多,那些原本被百里守约震住的孩子们也心思活络了起来。

但幸好,铠现在也没办法看着他被欺负,每次都会突然出现把他带走,然后再威胁一番,其他孩子虽然不甘心但也惹不起铠,只能作罢。

而铠在每一次帮了百里玄策后总是恨不得给像是被鬼迷了心窍一样的自己来上一拳让自己清醒清醒,管这个小家伙干什么!

但是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了,铠看着百里玄策表情凶狠动作略显生涩地把一个比他大了三四岁的少年掀翻在地,往日里总是被他救走然后眼眶红红的家伙也开始学着成长,百里守约那家伙就是把他保护得太好了,事事为他打点好,幼崽在温暖的巢穴里怎么能学会成长?这可不是什么小猫咪,这是一只第一次露出尖牙与利爪的凶猛的幼兽啊!

铠等着那群敢挑战他权威的孩子离开,向那个如往常一样眼眶红红但身上挂了彩的小兽走去,内心百转千回无数个念头,感觉自己想到的每一句话都不适合现在说,于是两个人陷入沉默。

“哥哥,不会再回来了是吗?”

突然,百里玄策抬头看着铠,声音有点干涩,说完就继续咬住了下唇。

“……嗯,他不会回来了,但你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虽然可能性不大。

最后一句话铠没有说出来,百里玄策不是个笨孩子,于是他察觉到了,可是他仍旧点了点头,相信了铠的话。

“会见到哥哥的,我们一起。”

看着那依旧灿烂的笑脸,铠抬手摸了摸他想了很久的百里玄策的发顶,手感不错,难怪守约这么喜欢揉,真小气,以前还不让我揉,现在不是任我揉?

忽然,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百里玄策躲开了铠一直放在他头顶的手掌,问:“不是每个孩子到了年龄就会有人来领走他们吗?你为什么没有走?”

铠沉默半晌,啧了一声:“所有人都更乐意收养你哥那样表现好又乖巧的孩子,我这样的,表现不好又不听话,没人愿意领走我,虽然我也不稀罕就是了。走了,吃饭去了,再不去连土豆泥都要被那群家伙抢光了。”

“嗯,嗯!”

百里玄策愣了一会儿才笑着追上了催促他的铠,自然地牵起了铠的手,用无辜的表情回应了铠诧异的眼神。

坏孩子,就不会被带走了对吗?

【吒戬】追光,寻你

# 意识流吒戬。大概是上次的修改版。

# 哪吒吹,往死里吹

哪吒跟杨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机非常不对,哪吒捂着自己受伤流血的腹部,扶着墙看着自己几米开外的杨戬,整洁的学院服装与冷漠的表情似乎是在嘲笑他刺客的狼狈模样。

名为愤怒的野兽快要失控了。

哪吒舔去嘴角的血迹,口腔中蔓延开来的血腥味让他更加兴奋了起来,他想要将眼前这个人狠狠地击溃,欣赏他跪在地上绝望叫喊流泪的模样,就像以前那些人一样。

虽然心中疯狂的想要将他撕碎,但哪吒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是绝对打不过那人的人。

于是他开口:“你是何人?”虽然身上带伤脸上挂彩,但仍不影响那张尚未张开的好看面庞做出嘲讽的表情,上挑扬起的细眉,斜勾的嘴角,看得杨戬只皱眉头。

杨戬不是什么爱多管闲事的人,尤其哪吒这样的麻烦人物,他更是不爱跟其有哪怕一点点的联系。虽然他因为学业不爱出门整日待在家中,却也听过近日来了个混世魔王,谁惹他不高兴了便要抓着人打上一场,不少人对其恨得咬碎了一口好牙,奈何哪吒武力值的确是高,至今未尝一败。

哪吒那双标志性的火焰似的赤红眸子让他十分有识别度,这也是他能很快认出他来的原因。今天能被他瞧见这样狼狈的模样大概是被那群家伙暗算了吧,想让自己教训教训这个小子,可他们打错算盘了,他杨戬可对欺负小孩子没什么兴趣,尤其在这个孩子还受了伤的情况下。

靠着周围环境的状况以及零星的情报杨戬便推演出了大致的事情原本面貌,心中不耻于那群家伙亦不欲与哪吒这麻烦惹事精扯上一点关系,但听哪吒方才问他姓名的那语气和脸上的表情来看,怕是记住他了。

这下有些麻烦了,老师说过让他尽量低调些,不惹人注意,这哪吒定会扰得他不得安宁,不若早早告诉了他,省得惹出更大的麻烦。

这边杨戬在心中百转千回,哪吒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知道自己被无视了个彻底,只觉得越发气愤,他原本就是个极其自我的人,平日里又难得清醒,失控时全靠自家师傅在一旁劝着照顾才会好些,这人这般无视他,他定要给这人些颜色瞧瞧才好!

不过说到师傅,太二呢?一整天没见着他人了。想到师傅,哪吒倒是冷静了下来,眼前的红色也淡了下来。

“木易杨,单名一个戬字。”

杨戬说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他可是知道哪吒身边有个炼金术士的存在,如今不在怕是偷偷炼东西去了,哪吒是想死都死不掉。

那背影看得哪吒双目渐红,恨不能将那人刻入眼底印如脑海沉入心底,记他个生生世世的。

【吒戬】遇你如见光


# 吒戬。吒戬!

# 太久没码字越来越辣鸡了。啧






哪吒第一次见到杨戬的时机实在是不太好,那时他正捂着受伤流血的腹部倚在墙边的黑暗阴影里,狼狈不堪的模样与背对着阳光而来的身着整洁院服表情冷漠的杨戬形成鲜明对比。

那种眼神哪吒见过,他从小活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比之更为令人恶心不堪的眼神他都见识过,不过在被他教训过后再也没人敢那样看他。这次也肯定不会例外!

哪吒舔了舔被打破的嘴角,血腥味与刺痛感更让他兴奋了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眼前那个人在他面前绝望哭喊求饶的样子了。

他再度将自己交给了心底的恶魔。

阳光被墙角所遮挡,于是哪吒暴露在杨戬视野中的只有脖子以下的部位,他看不清少年的样貌,但根据他所观察到的情报,他知道这位狼狈不堪的少年正是最近闹得学院人尽皆知的顽劣学子——哪吒。

即使是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是自己的同学,但杨戬却不打算多管闲事,他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怎么上心,每天除了研究就是研究,十天半个月不出门,这次难得出门却遇上这种麻烦事。

哪吒这种性格的人,有人见到了他狼狈落魄时候的样子,不好好教训一顿对方是绝无可能罢休的,虽然他不怕哪吒,但与他缠斗不清会拖慢学习进度,太过麻烦。杨戬皱起了眉头,提步便打算离开,却没料到哪吒突然暴起朝他袭来,赤红色的眸子倒映了天边的晚霞,更为耀眼夺目了。

虽失神了一瞬,但杨戬迅速反应过来朝旁边一个旋身躲过了哪吒的攻击,毫不迟疑用手中厚厚一摞的资料书籍拍向了哪吒再度向他袭来的双手。

沉闷的一声让人听起来就有一种钝钝的疼痛感,但哪吒只是再度捂住了腹部狠狠瞪了他一眼,颇带些凶狠的问:“你也是这破地方的学生?”

眸子比刚才黯淡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背对晚霞的缘故,杨戬想。

“你是哪吒吧,”杨戬答非所问,赶在哪吒要发火之前不紧不慢的又开了尊口,“我是杨戬,你当然不可能在那群脑子里全是些渣滓的家伙口中听到我,因为我从不屑与他们为伍。”

“你这家伙……”哪吒勾了勾唇角却牵动了伤口而嘶了一声,但毫不影响他的狂傲,“抢小爷的话啊!”

“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想法,先走了,再见。”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哪吒在原地一拳锤上了墙壁。

这不算友好的初见,让两人对彼此有着好奇但又不愿意主动与对方结交,哪吒是因为杨戬瞧见了他这么多年来难得的几次那般不堪的样子,杨戬则是因为恩师的命令而无暇顾及其他。本以为会就此交错,渐行渐远,但两人之间的联系与羁绊却在那次会面后如同梦比乌斯环一样陷入无穷尽的循环中逐渐加深。

跟朋友聊天扯皮,突然觉得他们俩很带感(。挺多私设,吃安利吗朋友吗?

【十琉】交织的色彩

# 第一次写十琉,ooc慎入

# 梗大概是双方一见钟情






我想这大概就是一见钟情。琉星有些呆愣愣的想着。

银白色的碎发随风而动,露出的那双蓝眼睛中似盛着星河万千般流光溢彩,高挺的鼻梁,像是被精心雕琢出的完美艺术品。

但微微抿起的嘴唇与那微蹙的眉头都在昭示着他一见钟情对象此刻的心情并不是那么的美好。

琉星大着胆子上前露出一个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十分含蓄而又羞涩的笑容,以一句十分老套的话语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搭讪,并且是一位看起来就非常不好惹的男性。

“那个,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

他看向了琉星,那双像是有星星掉进去的蓝色眼睛专注而认真的看着琉星,眼中只有他一个人的倒影。

似乎过了许久,在琉星已经由窘迫而小心翼翼望着自己一见钟情对象转变为有些急促的一会儿绞手指玩一会儿看着天花板或者自己的脚尖,已经快要放弃的时候,那人说话了,声音与琉星的清亮不同,他的声音略带着些许低沉,十分有信服力。

“可以,不过你的搭讪手法太老套了,没有新意,让我来教你吧。”

琉星不由自主就点了头,接着就毫无防备的被拉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着,还因为重心突然改变而上半身整个趴在了台前。前倾的动作使得他原本十分合身的卫衣的下摆被拉扯到了腰部以上,露出一截劲瘦的腰肢,皮肤在暖黄色灯光的照射下发出蜜糖色的光泽,让人想去咬上一口。

然后事情的发展就超出了琉星的想象,他跟着自己一见钟情的对象离开,去了最近的一家酒店,然后得知了那人的名字——十月。真是个好听的名字,琉星那浑浑沌沌沉溺在情欲中的脑子清醒了一瞬间又很快被拉了回去。

事后十月盯着琉星湿黏的脸,扒开了被汗水粘在额头脸颊的头发,眼角眉梢都透着高兴的意味,抱着琉星拉上被子沉沉睡去。至于怀里这个傻瓜明天早上起来会不会闹,哄哄就好了。

十月是被琉星从他怀里爬出去的动作弄醒的,直接长臂一揽,抱着琉星的腰毛茸茸的脑袋蹭过去在他后腰蹭蹭再亲一口。“起这么早?继续睡吧。”

声音沙哑低沉,听得琉星心里直痒痒,点着头差一点就要躺下继续睡了,但残存的理智让他想起了今天还要陪着九月大小姐去逛街拎包,抖了个机灵瞬间清醒,跟十月解释说:“我还要跟妹妹出去逛街,再不去她要生气了。”

“这样啊。”十月耷拉着眼皮撑着手肘坐起来靠在床头,“那来解决一下咱们俩的事情先?”

“嗯,嗯?”琉星有点懵,他们俩什么事?难不成要给他嫖资吗?

十月看着琉星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是在乱想些什么东西,直截了当的开了口:“昨晚上咱们俩做了那种事,你不该对我负责吗?”

“???”琉星现在满脸黑人问号,就算是做了那种事情,吃亏的明明也是他才对啊!怎么在十月嘴里就好像他占了天大的便宜一样!不过……琉星瞟了好几眼靠在床头一副病弱美人样的十月,心中悲痛不已。感觉好像真的是自己占了别人便宜啊!

“那你想让我怎么负责?”琉星破罐子破摔的叹了口气。

“做我男朋友。”

“嗯。”琉星已经决定不管对方提出什么要求都尽量答应下来,但应下来之后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

“你刚刚说什么?做你男朋友?!”

“对啊,你刚才可是答应我了,难不成想反悔?”十月危险的眯起了眼。

“不敢不敢,我高兴还来不及!真的!”

“既然如此的,那身为你的男朋友我也陪你去和你妹妹一起逛街去吧。”

反抗无力的琉星只能收回伸到一半的手默默等着十月跟他一起出发。

而等两人到了目的地后,九月的那一句“原来琉星你就是我嫂子”直接给他砸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