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泪琉

至性嚣张,味火则狂


媳妇瑾修


本命哪吒,哪吒中心。

【吒戬】遇你如见光


# 吒戬。吒戬!

# 太久没码字越来越辣鸡了。啧






哪吒第一次见到杨戬的时机实在是不太好,那时他正捂着受伤流血的腹部倚在墙边的黑暗阴影里,狼狈不堪的模样与背对着阳光而来的身着整洁院服表情冷漠的杨戬形成鲜明对比。

那种眼神哪吒见过,他从小活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比之更为令人恶心不堪的眼神他都见识过,不过在被他教训过后再也没人敢那样看他。这次也肯定不会例外!

哪吒舔了舔被打破的嘴角,血腥味与刺痛感更让他兴奋了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眼前那个人在他面前绝望哭喊求饶的样子了。

他再度将自己交给了心底的恶魔。

阳光被墙角所遮挡,于是哪吒暴露在杨戬视野中的只有脖子以下的部位,他看不清少年的样貌,但根据他所观察到的情报,他知道这位狼狈不堪的少年正是最近闹得学院人尽皆知的顽劣学子——哪吒。

即使是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是自己的同学,但杨戬却不打算多管闲事,他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怎么上心,每天除了研究就是研究,十天半个月不出门,这次难得出门却遇上这种麻烦事。

哪吒这种性格的人,有人见到了他狼狈落魄时候的样子,不好好教训一顿对方是绝无可能罢休的,虽然他不怕哪吒,但与他缠斗不清会拖慢学习进度,太过麻烦。杨戬皱起了眉头,提步便打算离开,却没料到哪吒突然暴起朝他袭来,赤红色的眸子倒映了天边的晚霞,更为耀眼夺目了。

虽失神了一瞬,但杨戬迅速反应过来朝旁边一个旋身躲过了哪吒的攻击,毫不迟疑用手中厚厚一摞的资料书籍拍向了哪吒再度向他袭来的双手。

沉闷的一声让人听起来就有一种钝钝的疼痛感,但哪吒只是再度捂住了腹部狠狠瞪了他一眼,颇带些凶狠的问:“你也是这破地方的学生?”

眸子比刚才黯淡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背对晚霞的缘故,杨戬想。

“你是哪吒吧,”杨戬答非所问,赶在哪吒要发火之前不紧不慢的又开了尊口,“我是杨戬,你当然不可能在那群脑子里全是些渣滓的家伙口中听到我,因为我从不屑与他们为伍。”

“你这家伙……”哪吒勾了勾唇角却牵动了伤口而嘶了一声,但毫不影响他的狂傲,“抢小爷的话啊!”

“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想法,先走了,再见。”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哪吒在原地一拳锤上了墙壁。

这不算友好的初见,让两人对彼此有着好奇但又不愿意主动与对方结交,哪吒是因为杨戬瞧见了他这么多年来难得的几次那般不堪的样子,杨戬则是因为恩师的命令而无暇顾及其他。本以为会就此交错,渐行渐远,但两人之间的联系与羁绊却在那次会面后如同梦比乌斯环一样陷入无穷尽的循环中逐渐加深。

跟朋友聊天扯皮,突然觉得他们俩很带感(。挺多私设,吃安利吗朋友吗?

【十琉】交织的色彩

# 第一次写十琉,ooc慎入

# 梗大概是双方一见钟情






我想这大概就是一见钟情。琉星有些呆愣愣的想着。

银白色的碎发随风而动,露出的那双蓝眼睛中似盛着星河万千般流光溢彩,高挺的鼻梁,像是被精心雕琢出的完美艺术品。

但微微抿起的嘴唇与那微蹙的眉头都在昭示着他一见钟情对象此刻的心情并不是那么的美好。

琉星大着胆子上前露出一个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十分含蓄而又羞涩的笑容,以一句十分老套的话语开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搭讪,并且是一位看起来就非常不好惹的男性。

“那个,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

他看向了琉星,那双像是有星星掉进去的蓝色眼睛专注而认真的看着琉星,眼中只有他一个人的倒影。

似乎过了许久,在琉星已经由窘迫而小心翼翼望着自己一见钟情对象转变为有些急促的一会儿绞手指玩一会儿看着天花板或者自己的脚尖,已经快要放弃的时候,那人说话了,声音与琉星的清亮不同,他的声音略带着些许低沉,十分有信服力。

“可以,不过你的搭讪手法太老套了,没有新意,让我来教你吧。”

琉星不由自主就点了头,接着就毫无防备的被拉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坐着,还因为重心突然改变而上半身整个趴在了台前。前倾的动作使得他原本十分合身的卫衣的下摆被拉扯到了腰部以上,露出一截劲瘦的腰肢,皮肤在暖黄色灯光的照射下发出蜜糖色的光泽,让人想去咬上一口。

然后事情的发展就超出了琉星的想象,他跟着自己一见钟情的对象离开,去了最近的一家酒店,然后得知了那人的名字——十月。真是个好听的名字,琉星那浑浑沌沌沉溺在情欲中的脑子清醒了一瞬间又很快被拉了回去。

事后十月盯着琉星湿黏的脸,扒开了被汗水粘在额头脸颊的头发,眼角眉梢都透着高兴的意味,抱着琉星拉上被子沉沉睡去。至于怀里这个傻瓜明天早上起来会不会闹,哄哄就好了。

十月是被琉星从他怀里爬出去的动作弄醒的,直接长臂一揽,抱着琉星的腰毛茸茸的脑袋蹭过去在他后腰蹭蹭再亲一口。“起这么早?继续睡吧。”

声音沙哑低沉,听得琉星心里直痒痒,点着头差一点就要躺下继续睡了,但残存的理智让他想起了今天还要陪着九月大小姐去逛街拎包,抖了个机灵瞬间清醒,跟十月解释说:“我还要跟妹妹出去逛街,再不去她要生气了。”

“这样啊。”十月耷拉着眼皮撑着手肘坐起来靠在床头,“那来解决一下咱们俩的事情先?”

“嗯,嗯?”琉星有点懵,他们俩什么事?难不成要给他嫖资吗?

十月看着琉星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是在乱想些什么东西,直截了当的开了口:“昨晚上咱们俩做了那种事,你不该对我负责吗?”

“???”琉星现在满脸黑人问号,就算是做了那种事情,吃亏的明明也是他才对啊!怎么在十月嘴里就好像他占了天大的便宜一样!不过……琉星瞟了好几眼靠在床头一副病弱美人样的十月,心中悲痛不已。感觉好像真的是自己占了别人便宜啊!

“那你想让我怎么负责?”琉星破罐子破摔的叹了口气。

“做我男朋友。”

“嗯。”琉星已经决定不管对方提出什么要求都尽量答应下来,但应下来之后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

“你刚刚说什么?做你男朋友?!”

“对啊,你刚才可是答应我了,难不成想反悔?”十月危险的眯起了眼。

“不敢不敢,我高兴还来不及!真的!”

“既然如此的,那身为你的男朋友我也陪你去和你妹妹一起逛街去吧。”

反抗无力的琉星只能收回伸到一半的手默默等着十月跟他一起出发。

而等两人到了目的地后,九月的那一句“原来琉星你就是我嫂子”直接给他砸懵了。

【杂谈】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

我盂宝贝的三观简直——没有比她更和我心意的人了!!!不管我爬到哪里去我永远爱她!

林朵:

曾为寻找和个人喜好同一对CP的网络同好,加过若干QQ群,今天正巧打开列表,发现大部分QQ群都已无人发言,有几个甚至因为成员间的冲突自行解散了。

不禁有些感慨,当初的群是多么热闹,群里的朋友是多么要好……

等等,用朋友这个词好像不太恰当。

毕竟,当初大家相聚的理由,仅仅只是因为萌上了同一对CP而已。

这样的关系可以称作同好。

但同好和朋友这两个词,没法完全画等号。

请别误会,我无意贬低因萌同一对CP而生的情谊,事实上,许多伟大的情谊都是源于共同的爱好而生。但换个角度想想,在这个世界里,与你某一爱好相同的人恐怕以千万计,而你与对方也只是正好在网络上的某个角落相遇,这和因为正好住在同一个社区、分到同一个班级读书,进入同一个公司工作而认识的情况会有很大的区别吗?

坦率的说,我觉得差别不大。

仅仅是彼此的生活交集了那么一点点,离成为真正的朋友还差的老远。

而朋友是个很重的词,不是随便什么样的熟人关系都可以拿来充数的。

无论是因为萌的CP萌点不一就会反目成仇,或是因为爬了不同的墙头便分道扬镳,还是用情感绑架让彼此的观点、爱好以及视界都越来越狭隘单一的关系,我不知道它算什么,但肯定不算真正的友情。

真正的朋友之间必然是可以包容互补,并肩前行的。

即使萌着萌点不同的CP也可以互相欣赏;即使爬了墙头也还是彼此惦记;懂得体谅和尊重对方的心情,不强求对方与自己保持一致的步伐,兴致来了也愿意去探索对方所喜爱的那片小天地,从此让自己的世界也变得更为广阔,体会到不一样的美好。这才是朋友会做的事情,这才配得上朋友之名。

而以上这些单靠萌同一对CP带来的吸引力根本做不到。


 
因为萌上同一对CP的人,彼此生命的交集很可能真的只有这一点点而已。所有交流的基础,热络的源泉,有且仅有这对CP,即使一时间关系突飞猛进,如胶似漆,等圈子凋零,众人对CP的热情彻底散去,以往交往的基础便轰然崩塌,彼此只不过是曾经熟悉过的陌生人而已。

不,把真相揭露的时间点定在圈子冷却之后尚且不够准确,分异早在圈子刚开始大热时便会开始。

平和归于平和,偏执归于偏执,以三观做砝码的天平从不出错。

因为那才是一个人灵魂的代言,那才是一段友情开始的前提。

有时看见一个好姑娘为了与同好的CP之争黯然神伤,好想劝一句,别为此伤心,你以为自己失去的友情只是自己以为而已。真正的朋友无论在同人圈还是三次元都如沙里淘金一般珍贵,哪有那么容易便被你拾取又丢弃?

真相或许很残酷,但同人圈里许多的悲欢离合,其实只是太多人将对CP的喜爱移情到同好身上的错觉而已。

不是萌同一对CP便一定能做朋友。(不然我们只需要靠一部神剧便能实现世界和平)

人与人相遇交汇的方式千千万万,萌同一对CP只不过是其中一种,它能且只能见证一段关系的开端,真正维系后续发展的,还是得靠三观。

可任何人都可以热爱无数部剧目小说,但三观有且只有一套,用同人圈的术语来说,每个人的三观都是一个近乎孤立的一人圈,想要要在茫茫人海寻找到三观相近之人,大概比找到萌同一对CP之人是要难上那么百八十倍。


但也不必就此泄气。

真爱只是稀少,并不是不存在。

倘若有一天,你遇到一个人,他/她写的故事,开的脑洞,侃的段子,即使与你最初的偏好不完全一致,但你依然愿意接纳,甚至喜欢与之探讨,那说明你和对方的重合点真的很多,而且这些重合点更多的是源自对事物看法的一致性,即使不依靠萌同一对cp做媒介,你们依然有机会成为很好的朋友。所以一旦遇到这样的人,无论你的身份是写手还是读者,都该珍惜彼此的交往机会。




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我们每天遇到的人虽多,但能最终成为知己的却极为难得。



当然,以上方法需要许多的时间和耐心去验证。

但一段真诚的情谊当得起如此等待。

而且这样的等待也并非全无意义,至少能帮你挡去一些无谓而短暂的相交,拯救你于频繁往复的失落心碎。终有一天,你也会因此明白,朋友该是一个宁缺毋滥的位置,而同好的结识只是一个契机,一个开始,不必贸然将对友情的深刻追求寄托其上。

毕竟,墙头易倒,三观难塑啊。




END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行瑾:

造福人类!谢谢大大!这么好用的办法怎么能不给列表看看!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


【魂玄】水中的火焰


# 冷cp。魂天帝 X 萧玄。前后攻受

# 未完。私设魂天帝比萧玄大,与古元属于损友,这个时期的魂天帝正处于意气风发的时候,已经渐渐掌握族中大权。欣赏强者,目光只给与他实力处于同等级别的人,……嗯。

# 坑,想跳就跳吧。




最近魂天帝出门历练顺便游玩一番的时候,最后一站是古界古元的小楼,听古元那家伙说着他闭关的这些年八族中发生的各种趣事,虽然他一出关便有人为他呈上报告,但听古元这家伙说倒是比看苍白的纸张好多了。

又听了古元说素来与古族交好的萧族出了个天才,是萧族近些年来资质最好的一人,甚至有望修成斗帝。

魂天帝听古元将那小家伙夸上了天却只嗤笑一声不再说话。

若是半路陨落,资质再好也终究只能沦为失败者,连他萧族先祖们都无法做到的事,凭着这个还不知深浅的毛头小子就能做到了?萧族的人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但魂天帝还是将那少年的名字记了下来,姓萧名玄,毕竟是得了古元那家伙赞赏的人,日后不出意外必有一番作为,记着也好。

但斜斜靠在椅子上的魂少族长盯着手中茶盏沉淀在杯底的茶叶,难得的发了会儿呆。这玄字,“黑而有亦色者为玄”,倒是更适合魂族之人。

半晌后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的魂天帝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将那茶细细品尝,是上次自己夸过的,难得古元这家伙还上了心,遂抬手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白瓷瓶丢过去。

“接着,算我今日来访的礼物,过几天用得着。”

古元抬手虚握上臂向后一缩,白瓷瓶便稳稳落在了他掌心之中,也不问是什么东西,直接就往纳戒里一塞。

“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也别管那些老家伙,咱们俩想交个朋友还需要他们同意了不成?你可别当我这些年都在修炼就什么都不知道,你父亲如今都不敢对你的事随意插手了罢。”

“哼。”魂天帝斜睨了古元一眼,语气中带着淡淡嘲讽,“你倒不如先看看你自己?那群老家伙对你可是很不满了。”

“再不满我仍是古族第一人,这世间除了你又有何人可与我相交?”古元神色淡淡地用指尖敲着茶杯。

“说得也是,那今日我便先回了,去完善新创的斗技。”说完也不看古元就直接展开斗气双翼飞了出去,气得古元想抓起茶杯就砸过去。

但回到魂界后魂天帝就完全忘记了萧玄这回事,继续闭关修炼去了。待他再出关时,萧玄之名早已在八大族中广为流传,不仅是为他那可媲美魂天帝古元甚至超越他们的天赋,更为了萧族之人将所有血脉之力尽数汇入萧玄体内只为成就出一个千万年未出现过的斗帝!

有趣,当真是有趣,这萧族,萧玄,可真是有趣得紧呐。

魂天帝在脑中思索片刻便想起来这萧玄便是当初古元与他所说的那位萧族天才,心念一转便直接去寻了古元让他带着自己去找那最近风头正盛的天才。

tbc。

嗯,到这里就懒得写了,后面大概是魂玄二人一起去了个秘境之类的地方,感情迅速升温(???然后出了秘境就没再见过面,同为族长要顾及的事情太多,萧玄没办法跟魂天帝在一起,魂天帝也是。于是这种状态直到萧玄将要陨落,他们见面了,魂天帝亲手策划了萧玄的死亡。

不算刀吧。两个人都理解对方的立场,不会去怨恨后悔,只会偶尔想想如果身份不同会不会他们结局也会不同。。

魂天帝有时候会独自望着天空,萧玄难得清醒过来的时候在血洗完天墓后也总是望着远方。他们似在遥遥相望,怀念着从前幻想着以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结局便是如同飞蛾扑火般热烈到让人奋不顾身,亦如烟火般短暂又绚烂璀璨到让人失神。


瞎鸡儿逼逼,希望不影响观看

【探讨】同人作品中对男性的“性别模糊”和“脆弱化”

十分认同了

苏纹:

【发布文章后,再检查时我意识到行文有欠妥之处,应当明确:男性拥有脆弱的权利。我们只是探讨同人作品的角色塑造。而对于角色该如何塑造,最多只能表达自己的希冀,而没有资格去否定别人,顶多说——什么样的设定会风险比较大而已。因此重新调整了行文,感谢大家:)】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很多BL文会在塑造男性角色时,对比通常认知上的性别特征,会更加模糊化;但在GL文中却几乎不会——似乎大家喜爱百合CP时,往往都只爱她们身上的女性之美。即便有的T被描述得性格强硬,也不太往男性化方向去塑造。就连现实中很常见的中性化外表也较少出现。这就是很有趣的差别了。


但BL就不同了。

估摸着应该至少有两三成的BL同人作品(也可以直接去掉同人这两个字),受方都有明显的......“传统式女性化”特征?

也不是完全不行。

外表是不算什么的。毕竟,有一部分男明星饰演角色/男性动漫角色/男性小说角色等,的确有更适合用“美丽”而非“英俊”来形容的外表。再加上大家有粉丝滤镜,都会觉得我的男神美破天际,就是比女神都美嘛!╮(╯▽╰)╭那也是很正常的。


更重要的应该还是,性格塑造,以及他与其他角色的关系吧。


性格方面,BL作品很多会喜欢把受方塑造得比较......“传统”女性式的柔弱。(为什么说“传统”,因为很早以前,才倡导女子以柔弱为美嘛,现在已经不是这样的风向了)他们会被描述得美丽而温柔,这自然是很好的,但同时,很容易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一样,脆弱,无助,充满依赖。

不管男人或是女人,每个人都有柔弱的权利,无可厚非。

但在这种设定下,对比大家关于BL和BG的反馈差别,就很有意思了——


如果BG文的女主角是这种设定,大家目前是不太愿意接受的。毕竟柔弱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是女性的代名词了。反而很多时候,会让人觉得比较麻烦。

但为什么放在BL里,反而相对......更乐于接受了呢?


出于好奇我会试图去分析这种差别。我想到两种可能:

一是对异性怀抱的幻想。

距离产生美啊。所以同样的东西,放在BG上不萌,但BL就会有萌点。

二是让攻方与受方形成鲜明对比。

反差萌可不是假的,当两名角色之间存在强烈的冲突——不管是什么方面,都会让人物之间产生更强的张力,就拥有更多可塑性了!


而在角色关系方面,可以看到受方往往被赋予女性的符号(也并不是不合理,比如ABO之类的设定,如果可以怀孕的话,赋予生命者被称为母亲,也是自然而然的了)有的时候比较调侃卖萌,比如大家喜欢让攻方称之为“老婆”“媳妇”“妻子”,让孩子辈的称为“妈妈”。

虽然认真考虑的话,其实我觉得互相称呼都应该是“丈夫”......孩子都应该叫“爸爸”......

(但有时候这符号的口味比较重,还是会适应不了啊 T T 比如受方说“我们母子/母女”......emmm这个!这就有点犯规了啊!)

我自己是不太习惯那么表述......⊙▽⊙

之前曾计划写一个美剧POI的RF养女儿的文,也是打算让女儿管RF一个叫“papa”一个叫“dada”。

想象不出叫“mommy”......_(:з」∠)_吓得自己头发都要立起来了!


回到正题。

所以我在想啊。

在男性角色的塑造上,是不是时常有一种“传统”的“女性化”。

原创人物爱怎么玩怎么玩,男人当然也可以很柔软。这世界已经可以接受变性,异装癖,你可以很娘也可以很MAN。人们都有自由的选择。

同人嘛......会更危险一点。

就像写女装癖,写性转等等都是很冒险的设定。

但不说这个,就只看另一种情况:设定上没有什么不同,但人物性格塑造得分外脆弱和依赖的话——其实也挺危险的。

作为女孩子写文的时候,扪心自问......还是挺容易让角色带一点女生气质的(咳咳,都干过都干过)但毕竟最初爱的、欣赏的,都是那个人完完全全的、作为男性本身的魅力。

当那种脆弱性的表现程度非常高的时候,这种性格塑造,通常还会引出不对等的关系——可能会让人嚼得很萌。

但关系都应该是对等的,这种萌点也就比较危险。

就像强Xplay。我自己也写过,但确实也很危险。责任都在作者自己的态度把握上了。


作为同人作者,现在主要是在写EC。EC同人圈就有这种明显特点——查查肯定都是无比温柔的,但大家相对较少去书写他强韧的那一面。经常看起来是比较脆弱的。

任何人都有脆弱的时候。但查查更让我们内心震动的,是无论多少背叛都永远不会磨去的热忱啊。

他其实很强的。

所以那份坚韧在无数刀剑磨砺下偶尔流露出一丝脆弱,才越发引人痛惜。

那份坚韧是脆弱的基础啊。

我想,如果大家在写CP时,在流露脆弱的时候,都能带上更多的东西就好了。


每次写查查,都想以不同的方式,去描绘他不同侧面的内心强大。或许是坚定与勇气,或许是决断与魄力,或许是敢于牺牲,或许是傲然风骨——那个越挫越勇、永不破碎的灵魂。

那是当初吸引我的地方啊。


///


目录


今早上做了个梦,最后把我吓醒了,结局太凶残

两人互攻炮友设定,就不打cptag了。未完,这就当作是日常吧(。半路刹车虽然不道德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蝉吕】那一天从梦中醒来


# 未完,不管了。

# 是刀是糖自己体会。

# 没有后续。



吕布是个十分普通的上班族,跟大多数人一样,朝九晚五,即将迈过三十大关也还是光棍一个,从小到大被父母耳提面命不许早恋于是到现在没谈过一个女朋友。

其实吕布也不是不想找,可每次他都会觉得十分无趣然后分手。他在一段感情里太过理智,于是选择在对方陷下去之前就抽身离开。所以朋友们都叫他“风一般的男子”。

虽然吕布是个大龄单身男青年,早早就从家里搬了出去,反正家里还有个打理着,他每周回家聚聚就行。时间久了也难免会感到有点寂寞,但他十分有个性的拒绝了朋友们推荐的各种猫狗宠物,选择了养花,于是他家阳台摆满了各种季节的花草。

这天,吕布又买了盆花,浅紫色的花骨朵紧紧闭合着,看起来有点蔫蔫的,可是老板跟他是吹上了天。他虽然不信,但看着这花的确也是不常见,于是就给买回家了,万一是变异呢?

然后他晚上就感受到了这朵花的与众不同。

只见从那缓缓绽开的花瓣中慢慢钻出一个紫色的小人,吕布目测了一下,得出结论,只有他一个手巴掌大。

凭借着自己良好的视力,吕布看见那个小人头戴着不知是木制还是金属的头冠,如瀑的长发一直垂到大腿处,一袭与花色相同的短裙,最让吕布感兴趣的是那蓝紫色的像是蝴蝶翅膀又像是树叶的长长衣袖,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位小花仙子一般。

似乎是注意到了吕布的目光,小仙子停下了在花丛中飞来飞去的行为,有些小心翼翼地识图回到自己的花朵里去。可她动一下,吕布的目光就跟着她动一下,在发现吕布似乎没有恶意之后就开始气鼓鼓的快速飞到了自己的花朵里躲着不出来了。

吕布观察了一会儿,发现那位小仙子的确是不打算出来了就回到自己房间睡觉去了,他没发现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有个小小的棕色脑袋探了出来,眼睛亮晶晶的盯着他的背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