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泪琉

至性嚣张,味火则狂


媳妇瑾修


本命哪吒,哪吒中心。

[云吕]


# cp云吕,赵云 X 吕布

# 自己也不知道写了点什么。慎点。

# 严重ooc,慎点。

# 已经是条废咸鱼了。

# 又名“时隔十多年遇见小时候的好基友小伙伴该怎么办?”“遇到小时候的心怡对象我是上呢还是上呢还是上呢?”“对象跟我的工作不对口天天怼怼怼我该怎么办?”

# 你觉得他完了就完了,没完就没完。





闷热的夏天,傍晚的公园里那颗大树下是难得凉快的好地方,颇得老人小孩们的青睐,总是很多人在这里坐着聊聊天,或者去跳跳舞,小孩子们则是玩着你你追我赶的游戏。

赵云刚搬进来不久,但他的为人处事却让大家都很喜欢他,于是在这难得有座的树下也总是能坐着听那些大叔大妈们聊聊天,偶尔也加进去讨论讨论,虽然都是些生活中的零碎小事,但赵云却感觉很开心,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听着蝉鸣,看着前方被夕阳染成金色的孩子们,赵云拿出手机,看着屏保发起了呆,屏保里的手牵手的两个孩子面对镜头的反应截然不同,一个笑意盈盈地看着,一个却别别扭扭半侧着身子斜看镜头的孩子,露出了笑脸。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面部线条本就不甚硬朗的他笑起来更显柔和。将早已熄屏的手机放进口袋跟大爷大妈们道别后回了家。

他住在海景房区,十七楼的高度让他站在阳台就能看见那片蔚蓝的美丽大海。

其实以他才工作没几年的工资是不够他买下这里的,可他运气挺好,在学校时炒股赚了一大笔,本来就是玩票性质的,却得到了本钱十倍不止的利润。尝到甜头的他开始炒炒小股,想着玩玩就算,结果又是赚得盆满钵满。虽然跟运气有很大关系,但与他是果断与冷静头脑也离不开关系,毕竟没有被那巨大的利润迷了眼。

在家里洗了个澡,感觉整个人都清爽多了,就像是暴瘦了二十斤。恨不得整个人都泡在浴缸里不出来了。但他现在还有事情要去做,那就是去跟对面昨天新搬来的邻居打个招呼。毕竟院长妈妈告诉过他,一定要跟邻居打好关系,虽然昨天就该去拜访的,但他那时候忙着处理一个非常棘手的案子,等他忙完就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只好今天再来。

带上自己出门散步前做好的小饼干,用天蓝色的盒子装好就出门了。

“扣扣扣”

见敲一声没人应,于是赵云又锲而不舍地敲了好几次,大约三分钟后终于有人来开门了。但是赵云却有点尴尬,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看,于是只好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盒子。

只见开门的人一身大红色浴袍,大概是赶时间,头发没有擦干,发梢滴着水。衣服没拉好,露出了锁骨胸膛与大半腹肌,水珠从颈侧滑过锁骨胸膛腹肌,再往下滑入更隐秘的地方。斜靠在门框的站姿也让他细瘦的小腿与有力的大腿露出大半。暗色的眸子紧盯着赵云,见他半天没反应,双手抱臂环胸,黑眸中隐有红光闪过,表情看起来非常不爽。也是,任谁在洗澡到一半的时候被人打扰都会不爽的,更何况把人跟你不怎么熟。

“我说你是谁啊,来敲我家门想干嘛?要是你的答案让我不满意了,老子就把你的头拧下来当球踢!”

“啊?啊!”

赵云这才回过神来,食指挠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是住你对面的赵云,来跟你打个招呼,其实昨天就应该来的,只不过我昨天有事耽搁了。”

“赵——云”

声音低沉,语调缓慢,发音刻意拉长,让赵云听得耳朵有点发烫。

“真是个好名字,进来坐吧,既然你送了礼物,那我自然也得给回礼。”

手臂一直伸直,赵云觉得自己手有点酸,就在他要打退堂鼓的时候一双手出现把他手里的盒子拿走。他看过去,然后他的邻居让他进去。

他想也没想就想要拒绝∶“不不不不用了我家里还有事我先……”

“少说废话,让你进来就进来,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快点!”

话说一半就被打断的赵云委屈巴巴∶“哦”

“乖”伸手揉揉赵云柔软的发顶,转身就进了屋,“随便坐,喝果汁还是凉白开?”

被乱揉一通的赵云一脸茫然地走了进去,直到坐在沙发上才想起来回答问题。

“凉白开!”

然后趁着他邻居不知道在捣鼓啥的时候,赵云开始打量起了这里。

主色调是黑白灰,他基本没见到除了黑白灰色以外的颜色,墙上到处贴着黑白的动漫人物画像壁纸,都是一些很旧以前的番了,他甚至在里面看见了他喜欢的人物!就在进门时对过去的那面墙上,在电视旁边也有!还有个小型调酒台,东西齐全,当然,在他家,那是他用来放书柜的地方,毕竟他的书太多了。

还没来得及看更多,主人就出来了,端着一杯橙汁跟一杯凉白开。赵云眼尖的发现他的邻居脖子上多了条项链,他觉得十分眼熟,于是他开始回忆在哪里见过。结果一想就不得了啊。

那不是他小时候送给小伙伴的项链吗?!

而在他耳边传来带着笑意的声音也让他觉得惊喜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我是吕布,就是你想的那个吕布,好久不见了,赵云。”

评论(8)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