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泪琉

至性嚣张,味火则狂


媳妇瑾修


本命哪吒,哪吒中心。

[云吕]望而却步的爱恋


# 别点推荐好吗?#

@曲曜 来签收吧。写废了十多个脑洞终于写了一篇比较长的出来,虽然还是烂尾。

#是刀是糖全靠自己理解,人物ooc,吕布全程活在回忆跟谈话里,只有一对cp,云吕,没有任何副cp#

云吕

“一个人吗?”

貂蝉半靠着吧台坐在了她已经观察好几天的男人面前,朝酒保招招手要了杯招牌鸡尾酒拿在手里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吧里的灯光五光十色,光线也十分昏暗,但这并不妨碍貂蝉欣赏赵云那张好看的脸。

那张脸也是真的漂亮,她阅人无数,见过各色各样的外貌,或凌厉或阴柔或张扬或粗犷或艳丽,但能让她如此心动的也只有面前这个人,她想成为这男人眼中的唯一!她观察了一周,确定了从来没有人对他搭讪成功过,终于决定出手了!她对。自己的外貌十分有自信,她看上的人就没有得不到的!

但是好像稍微有点出师不利,那个男人根本就不理她!她一个大美女坐着这里跟他搭讪却不理自己?这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该做的事???

终于,在貂蝉脸上的笑容快要消失的时候,她搭讪的对象头也不抬的回了她一句话,让她想要骂人的一句话。

“我是个gay。放弃吧。”

妈的死给。貂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但是表面还是微笑着开口说:“这位先生真是,我只是想跟你聊聊天而已。”

“是吗?”男人发出一声轻笑,依旧没有抬头,“那倒是我错怪你了啊,抱歉抱歉。”

知道自己跟这个男人是不可能有个美好的一晚了,于是貂蝉也懒得维持自己温柔的外在形象,把杯里粉色的液体仰头一口喝掉,随后要了一扎的酒,素手一辉,豪气的跟对面独自喝着闷酒的人说:“告诉我你的名字,然后来一起喝!”

男人似乎是没想到这个发展,愣了一下,失笑道:“我叫赵云。”然后拒绝的话语还没有说出口,貂蝉的一句话就堵的他哑口无言只能接过酒杯喝了起来。

“赵云是吧?老娘对上一个gay没有一点兴趣,放心喝!”

酒一瓶瓶的变空,貂蝉眼前也开始出现重影,趴在大理石桌子上,脸颊紧贴着桌面,试图用那冰凉的触感降低自身的温度,手无力的挥着,嘴里还不停嚷着再喝再喝。

“要不你打个电话让人来接你吧?”赵云好心的提着意见,貂蝉却不在乎的挥挥手,说:“时间到了他自然就会来接我的。不如我们来说说你吧?正好打发时间。”

“那你想听什么?”

“想听点有趣的,比如……你现在正在思念的那个人的事。”

“……没什么好说的,无非就是个胆小鬼罢了。”

赵云喝酒的速度慢了下来,眼帘低垂,让人看不透他的想法。

“哈,说到胆小鬼,我也认识一个胆小鬼,想听听他的故事吗?”貂蝉似乎是醉的厉害了,整个上半身都趴在了吧台上一动不动,发出的声音有些闷闷的,听起来让人无端的觉得可爱。

“如果你想说的话,我乐意倾听。”

赵云以为貂蝉要说的是自己的故事,但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这个故事,让他觉得非常二十。

“那个人是我邻居家的儿子,是老来得子,所以他们一家十多口人把他疼得像个宝贝,要星星不给月亮,天天‘心肝儿’‘小祖宗’的喊着。他也没有辜负他们的心意,长成了我们那一片的小霸王,身子骨壮实,长得又可爱,跟家里人一撒娇什么事儿都给他摆平了。后来上学了,成绩也是名列前茅,从来没掉出过年级前十,偏偏他还不爱学习,每次上课都是要么睡觉要么不知道在本子上写些什么。老师看他成绩好,就不说他,反而还会因为他家境好夸奖他。要说我跟他的关系啊,那是打出来的,小时候见面就吵架,吵些没什么意义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后来吵着吵着发现好像他人挺好,关键是成绩好,我就厚着脸皮去跟他和解去了。谁知道就这样就成了好哥们。”

声音突然停了,赵云抬头看了眼貂蝉,发现她又拿起一瓶酒咕咚咕咚的喝了大半,虽然感觉这个故事有点耳熟,但想着这世界上没那么多巧合也就没有在意,专心听着故事。

“高中的时候,那小子突然跟我说,他不想继续留在这个城市了,他想出国。那时候他那么认真,我头一次看见他那么渴望而坚定的眼神,我知道,他一定会成功的,所以我跟着他一起说服了他爸妈跟各种叔叔阿姨爷爷奶奶,打了包票每个月回来一次看他们。然后那家伙在第一个学期就失联了,整整五年没见过他,除了每周会寄到的明信片跟照片说明他的现状外,我们没有任何的方法渠道得知他的消息。然后一年前他回来了,跪在了他爸妈的面前,跪了一天一夜,谁拉都不起来,最后还是我照顾的他。我问他,他那五年为什么不回来,就那么忙?他说,他没脸回来。”

借着昏暗的灯光,赵云看见貂蝉的眼角似乎有些亮晶晶的东西,但他也不确定,他只是个听故事的人,只需要安静倾听就好了。

“后来等他好了我狠狠揍了他一顿,没下死手,那时候他简直可以说是形销骨立,伸手一模就是骨头,我怎么还舍得打他呢?再之后,他跟我说,他是为了一个男人而不回来,他怕家里人会不认他,我会觉得他是个变态,害怕看见我们异样的眼光。越在乎,就越怕失去。我问他,那又为什么回来了?他说,他们已经分手了,他提的,他已经受不了了,他想回国,想回家。然后我就骂他是个胆小鬼,永远只会逃避。”

语毕,赵云跟貂蝉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赵云第一次抬头正视了这个盯了他好几晚的女人。许久,他开口说:“你喜欢那个人?”语气平淡却又透出一股子深信不疑。

“不……”貂蝉摆摆手,否认道:“虽然很多人都说我跟他对彼此都有意思,但我们的确是兄弟情,别以为男女之间就没有纯洁的友谊了啊年轻人!”越说音调越高,最后直接一拍桌子瞪大了眼睛盯着赵云,仿佛他只要再说出一句她不满意的话就要暴起打人。

赵云盯着貂蝉看了好一会儿,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笑得眉眼弯弯,让看见这笑脸的人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你真是个有趣的人。”

听得这话貂蝉眉毛一挑,戏谑的开口说:“我可不碰有主的男人。”随后抓起正在震动的手机,瞧了一眼备注,拎起手边的包包就摇摇换换的要往外走。

赵云到底是个温柔的人,见貂蝉这走两步就要摔一次的架势,只好叫住了她然后结了帐起身去扶着她一步一步朝着外头走。

“看着你挺瘦的,没什么肉,倒是挺沉。”

走到一半貂蝉就脑袋一歪瘫在赵云身上睡着了,赵云只好把她都靠在自己身上,手臂搭着自己脖子架她着走。

初秋带着些微寒意的晚风吹在脸上,让赵云清醒了些,找寻着可能会认识貂蝉的人。终于,他的目光停在了一个熟悉但又陌生的人影上。转过身之后露出的那张脸,他早在心里思念描摹了五十遍!

他百分百肯定那就是一年前他突然消失的恋人!

评论(5)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