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泪琉

至性嚣张,味火则狂


媳妇瑾修


本命哪吒,哪吒中心。

【蝉吕】记一次感冒


# 别点推荐(小蓝手/大拇指)求你,写的不好,我要脸。超过三个人点我就锁文。

# 蝉吕,abo,吕布感冒弱化,ooc。

# 早就写完了,就当作是圣诞贺文好了。提早发。

# ooc,本来打算开车结果却写成日常,无奈。









吕布感冒了,由于他仗着自己比常人要好得多的体质大冬天光着脚丫在家里光滑冰凉的地板上走来走去,貂蝉说了许多次都不见他改,也是存了让吕布吃点苦头的心,谁让这家伙仗着自己体质好就老是说着要保护身为alpha的她。

虽然说是想要让吕布长长记性,但心里还是担心的,可这地暖还没装上去,吕布就感冒了,高烧,三十九度七,反反复复三四天了,整个人都缩在床上,弯曲成一种自我保护的姿态,红得像只熟透的虾子。嘴里还不知道在嘟嘟囔囔说些什么,含糊不清的,貂蝉也没心情去听了,这已经是第四天了,吕布体温一天比一天高,气恼之余更多的是担忧,看着吕布这副脆弱的样子她也是不忍心的。抬手试了试吕布额头的温度,还是很烫,正要抽手离去,吕布却突然抓住她的手放在脸颊蹭了蹭,发出满意的哼哼声,一直紧皱的眉也舒展开来。

貂蝉体温偏低,夏天的时候吕布就喜欢抱着她睡,就算房间里有空调也是更愿意抱着貂蝉。但他自身体温又偏高,所以貂蝉并不怎么喜欢被他抱着睡,但一到了冬天那就是她迫不及待的钻到了吕布怀里催着他去睡觉了。

虽然有了貂蝉的手带来的凉意,但吕布体温实在太高,不一会儿貂蝉的手就被捂热了,吕布只好艰难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只感觉干涩而滚烫,用力眨了眨眼,但还是只看得见一片模糊,干哑着喉咙开口说:“小蝉?”

“嗯,我在。”貂蝉换了一个比较舒适的姿势坐在床边,双手交替着在吕布额头跟双颊不停摩挲着识图让他觉得舒服一点,“很快就会好的,我保证。我去给你拿药,你先睡一会儿好吗?”

“嗯。”吕布软软的应了下来,平时狂傲得不可一世的男人在心爱的人的面前也还是卸下了所有的锋锐,也或许是由于生病的原因,他忍不住想要多依赖一点貂蝉,他的alpha。

在吃了药之后,吕布很快就睡下了,药里带有安眠药成分,能让他睡个好觉。而貂蝉也能安心躺下了,她为了照顾吕布已经四天没有睡一个好觉,眼底的乌青都没有多余的时间去遮掩。

待到两人转醒已经是夕阳西下,貂蝉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电子小闹钟,“18:36”

“我睡了一整天?”

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貂蝉感觉自己浑身都有点酸痛,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睡衣就呼叫了家里的家政机器人给他们准备晚饭。转身又去给吕布试了试温度,虽然还是比常温高,但没有上午那么滚烫了。

轻柔的呼唤着叫吕布起床:“奉先,起床了。”她虽然对着别人一向是凌厉又危险,但对着自己的爱人,还是生着病的爱人,自然是极尽温柔。

虽然高烧已经退了下去,但身体还没有那么快恢复,吕布也只能任由貂蝉摆弄着照顾自己。压下心中的不适以及翻涌的呕吐感,含住貂蝉递来的调羹,是青菜粥,不是油腻的东西,吕布也放心吃了起来。

也许是这些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每次都是把吃下去的大半都吐了出来,根本没有吃到什么东西,所以很快两碗青菜粥就见了底。吕布觉得有些意犹未尽,貂蝉却制止了他继续吃下去:“你病才刚好,不能吃太多,等过几个小时你消化的差不多了我再给你盛。”

本想出声应一声,喉咙却没有发出声音,在学校的时候学过一些简单的医疗知识,吕布知道这是正常现象,也就没有再过多麻烦貂蝉,让她安心吃饭去了。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