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

此号已弃。各位缘见

【云吕】情淡如茶


# 别点推荐(大拇指/小蓝手)。我要脸。非要点那么我就拉黑,我不是开玩笑,我已经拉了一些人了。

# 云吕。原背景,但有所改变,各种bug,退休养老云吕。ooc到了天边。

# 温情路线,节奏过快,于是到结束为止都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

# 写这篇是因为看到一句话,大概意思是,只是在对的时间遇上了他,于是相伴一生,无关爱情或是其他,只是在最需要的时候,遇见了他而已。

完全自己的话,原话绝对不是这么直白!

# 圣诞贺文。但是肯定那一天会忘记,提前发好了。




赵云决定隐退了,卸下一身铠甲穿上布衣,不顾刘备的劝阻,温和却坚定地说:“主公,子龙去意已决,请勿再多言。”

诸葛亮则是悠闲的摇着羽扇,双眼带着笑意,开口道:“主公就别再拦着子龙了,他也是该歇一歇。”竟也是劝刘备的话。

刘备一惊,说:“可子龙他早年树敌众多,若是被人知晓他独自一人离去,那可如何是好?”

“主公何须担忧。”诸葛亮继续摇着羽扇,脸上笑意满满,“子龙的武艺,这世间除了那些个被藏起来的‘兵器’,有谁能伤得了他?走罢走罢。”

听了诸葛亮的话,刘备也是不好再挽留,只能看着赵云背着用布包起来的龙枪慢慢走远。

离开蜀地之后的赵云随意找了个地方隐居,刚找好了住处,却在下午出门的时候发现 一个被埋藏在记忆里的人。

一身黑色的铠甲早已不见,常年被掩盖在厚重铠甲下的身体挺拔修长,如今穿着的是最简单的麻布衣裳。那头黑发有些长了,用带子随意束住垂在身后,走路一甩一甩的像条小尾巴,那双红色的眼睛却没了当初的戾气与杀意,只剩平和,赵云觉得还挺好看的。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吕布的那张脸,跟他记忆里一点区别都没有,算算年龄吕布今年也该四十多了,可还是跟当初二十五六似的。

突然,他想起了当初听诸葛亮说起的一件事,吕布曾被徐福改造过,还为曹操所用,但他却一直都没有再见过他,后来又听说吕布失踪了,就再也没有关注过这个人,只是惋惜失去了一个好对手。但如今却在这个山沟沟里的小村庄遇见了,毕竟是曾经杀人如麻视人命如草芥的战场杀神,他觉得有必要好好观察一番吕布!

但观察了近一周,赵云发现吕布每天的生活简单到有些无趣。或许是步入中年的原因吧,吕布的脾气不像以前那么燥了,总是一点就炸,动不动就踹人,现在每天钓钓鱼,然后帮村里人做些事,上午给村东行动不便儿子又不在家的王大爷砍个柴,下午就给村南眼睛不好的张大妈做个饭,小日子过的挺滋润。赵云就觉得吕布或许真的没什么问题,而且他也在这里,就算吕布真要做什么,他也能阻止不是?

至于吕布这边,赵云来了他也没什么表示,虽说是赵云杀的他,可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他早都不记那些东西了,依旧是每天重复着有些乏味无趣的生活,偶尔瞟两眼赵云,然后继续朝前走。

赵云被看得久了也是自知理亏,摸了摸鼻子就不再紧盯着吕布,而是在村里找了份教书先生的差事,每天上午教小朋友识字算数,然后就去吕布家蹭饭。

是的,蹭饭。

赵云不会做饭,应该说做的不好吃,虽然能出锅,但那种粗制滥造的东西哪里比得上经过多年潜心研究的吕布做的饭菜。于是在一次吕布地给他一个竹篮,里面是热腾腾的饭菜之后,他就悄悄帮着吕布做些事情,他有看见吕布有时候会扶着腰,估计是腰不太好,大概是他当初重伤吕布留下的后遗症吧。

于是赵云就怀着愧疚的心情在吕布出门的时候为他把家里整理一下,顺便挑个水砍个柴买个菜,当起了一个不那么称职的田螺姑娘。

吕布则是日子照过,但总会有意无意的多出一份饭菜在锅里热着,然后对着空气说一声“记得洗碗”。

就这样,两人有了交集,不再每天见面直接无视掉对方向前走。

大概过了小半年,到冬天了,每年的冬天吕布都会多钓些鱼送给村民们,以往都是一家一家送,现在是方便多了,赵云开了个小学堂,村里大大小小的孩子都在里头读书认字,他只需要让那些孩子带回去就行了。

时间过了大半年,他跟赵云的关系也有所缓和,虽然还是不怎么交流,但见面也不尴尬,偶尔还会邀请他去自家吃个饭。

他们吃的肉是吕布每天钓鱼试闲来无事打来的那些野味,凭借着高超的武艺吕布每天都是收获满满,但大多数都分给了村子里的村民,留个一两只给自己,还有剩余就风干,留着日后吃。

过去他打死了那只一直偷吃村里庄稼的野猪并跟村里人分食后,村里人对他的态度好了不止一星半点,蹭蹭蹭上了好几个档次,见着他就给他塞家里自己做的东西。弄得吕布是哭笑不得,但又实在无法拒绝,只得收下了。

赵云跟吕布都见过了太多阴谋阳谋,见惯了那些被权利说支配掌控的人,见惯了那些笑里藏刀棉里藏针杀人不眨眼,就连吕布的死亡也是充满了算计与陷害。被心爱的女人杀死,这一事实让他痛不欲生,他真的爱貂蝉,也真的恨貂蝉,爱她的多情,也恨她对自己的无情。

但时间都过去那么久了,他吕布也不是个放不下的人,就当是他不要貂蝉了罢。无非就是一段刻骨铭心的情而已。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还在意什么情情爱爱啊,现在这样的日子挺好的,不用担心自己被谁陷害、暗杀、算计,不用思考着那些话里有话,也不用去管什么天下,只用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想着下一顿吃什么,红烧肉还是酸菜鱼,看着那些孩子的笑脸,感受着村民们淳朴的好意,吕布觉得或许就这样过下去,直到这具身体再也无法使用为止,好像也不错。

唯一一个知道他过去的人,也是杀死他的人
,现在却与他像是好友一般,曾经的仇敌,他现在是无法定义赵云对他的意义了。

是仇敌吗?可是他早已放下当初的恩怨,又何来仇敌一说。

是朋友吗?也不对,他们俩一天都难说上十句话,见面也只点点头就擦身而过。

那是什么呢?

不是普通的邻居,知道他曾经所有的不堪,见识过他那一场以性命为注却输的一败涂地的的惨烈爱情,不管好的坏的,他都知道。而他也知道赵云并不如他在外头的名声那般好,人又不是十全十美的,总有私心,比如当初杀他就是出于私心,为了救他那无能的兄弟。不过是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杀了便杀了,救得了兄弟就行。

啊啊不想了,反正时间还长,作为被改造过的身体,他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如果在身为普通人的赵云死去时还没有想清楚的话,那就随意套一个词上去吧。貌似友人听起来不错?

外头阳光正好,灿烂明媚,穿过树梢枝桠洒下斑驳的光影。

“我说赵云,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挺好的。”

“想过要走吗?”

“其他地方可没有你这样能让我蹭饭还不要交钱的人了”

“哈哈,说的也是,算我多问了。走吧,今天你想吃什么?”

“你做的我都喜欢吃!”

评论(1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