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泪琉

性取向是哪吒。

哪吒是天,哪吒是地,哪吒就是我的道我的理,是我的一切

天雷忘羡。魔道祖师相关甚至墨香铜臭相关统统不吃。

【蝉吕】最美不过初相遇


# 本人不喜欢小蓝手/推荐,所以别点!看清楚!别点!点了就黑名单见。写得很垃圾,别点啊拜托了。

# 蝉吕蝉无差,反正又不是车。私心蝉吕。

# 刀子预警,ooc预警,不喜勿入。

# 文名来自孙子涵的歌曲《最美不过初相遇》,内容与歌曲无关,梗来自于自身

# 橘式草稿意识流。这草稿让我打得,太失败了。





婚礼正在进行,突然一个人推开教堂的大门走了进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声音略带着轻佻的笑意,但貂蝉却是耳熟,正是她分手了三年多的前男友——吕布。

吕布一身黑色西装,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示意他们继续,“我只是来送个祝福不小心迟到了而已,你们继续啊。”

虽然他说是这样说,但他跟貂蝉的那帮同学朋友可都不信他的话,想当初吕布为了貂蝉多疯啊,从五岁一见钟情一路纠缠到十七岁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再到二十五岁两人分手哭得像条死狗,天天买醉,谁敢怀疑吕布对貂蝉的感情?整整二十年,吕布对貂蝉的爱意是只多不少,现在会放下了?真当他们做了三年瞎子呢!于是众人就把跟吕布关系还算不错的夏侯惇给推了出去,不管吕布说的送祝福是不是真的,就冲他敢来参加前女友的婚礼这件事就该给他点一个赞!

被推出来的夏侯惇内心骂娘,就知道欺负老实人!但还是要去安慰他的好兄弟,明明都说好不来参加的,还要来,非得虐自己吗?

“你想说什么?”

吕布扯着头小声问挪到自己身边的夏侯惇,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身穿洁白婚纱的貂蝉,还是跟以前一样漂亮。

“没什么,就是……你不是说好不来的吗?!”夏侯惇使劲拍了一下吕布的大腿,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以免吵到上面那对新人。

“想来不就来了?毕竟是自己疼了那么久的人,那身衣服,也许这辈子她就穿这一次了,虽然跟她一起宣誓的人也不是我,但这一辈子就这一次看她穿这身衣服的机会,我不想错过,我想看她穿着婚纱被带上戒指的样子。”

“你……”夏侯惇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周围人突然响起的掌声跟祝福却让他说不出口了。这是所有人都期待的婚礼,却只有一个人的不合群,哪怕吕布想要挡住所有人的反对只要貂蝉一个人,但决定权在貂蝉,只要她一句话想走,吕布绝对二话不说带着她就走!

可她早在当初二十五岁时就将吕布丢得一干二净。

当初的一句分手,否定了吕布十年的努力,将他从虚假的爱情漩涡中拖出,看清了貂蝉不爱他的事实。房间里仍旧放着他们互送的礼物,墙上挂满了他们从小到大的的照片,两人一起布置的温暖的家,却只让吕布感觉到身体发冷。

吕布那时候觉得,他这辈子都会恨着貂蝉。可时间才过了不到一个月,他就开始为自己说起了貂蝉的好。

貂蝉会为他做早饭,会对他笑得很好看,逛街的人时候会拉着他的手,会跟他撒娇,她一撒娇吕布就没办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那双漂亮到仿佛会说话的眼睛,吕布不忍心让里面装有任何黯淡的色彩,他想让貂蝉永远开心。

于是现在的一句对不起就让吕布对貂蝉再没了怨恨,也没了。

他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女孩为难呢?于是笑着说出:“都过去了还说什么,你好好过,一定要幸福。”因为我啊,最喜欢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貂蝉鼻头一酸,眼眶蓄起了一层泪水,明明不爱这个人不是吗?当初误以为的爱情也只是感动而已,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呢?明明……明明不喜欢他,也不爱他啊!可是还是好难过啊。

“你一定要过的很幸福啊。”不然我会很后悔的。

后悔没有直接带你走。

“啊,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貂蝉用指腹拭去了眼角的湿润,露出温婉的笑容,“倒是你,什么时候给我带个女朋友来看看啊?”

“还早得很呢,我还年轻,再浪个几年,不说了,先走了,礼物直接给你了,你自己看吧。”说完,也不等貂蝉说话直接转身离开了。

看着吕布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貂蝉低头拆开了礼物的包装,是一个粉色的方形盒子,里面装的是一个保养得很好的人相册。不用看貂蝉都知道会是些什么照片。

“那个笨蛋”

好不容易没有让泪水流下去,却因为这一份礼物而决堤,泪水啪嗒啪嗒地砸在了相册的封面上,不顾自己有些花掉的妆容,貂蝉翻开了相册。

不出她所料,从第一页开始就是她的单人照片,一页一岁,第三张也就是她三岁时第一次遇见吕布,于是此后十二页都是他们的双人照片,从话都说不完整到流利对骂,从一起上树掏鸟窝到陪她上舞蹈兴趣班,从幼儿园到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每一张都有吕布的身影。但第二十六页到二十八页都是吕布的单人照,他在世界各地旅行,而她,在忙着工作,以及谈恋爱。

她想起来当初两个孩子并排坐在一起,约好一起去环游世界。吕布做到了,她却失约了。

____ END ___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