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泪琉

至性嚣张,味火则狂


媳妇瑾修


本命哪吒,哪吒中心。

【蝉吕】我的世界已坠入爱河


# 现代paro。蝉吕蝉无差

# 为了亲友,私心夹了点信惇。不影响观看。

# 参加蝉吕蝉群的活动,不知道自家小搭档的lof账号

# 嘛,梗都来自于我自己。“没钱”是我买东西叫出来得来的梗。“蝉哥撩人”来于我昨晚上撩亲友XD

@某盂—想好好睡觉 来,昨天一周年,虽然今天发文,但是没差对吧XD







吕布跟貂蝉第一次见面是在貂蝉执行任务的途中,他提着菜回家,由于家住在市场不远处,于是就选择了步行,却走在半路被一个神色慌张向前跑怀里还抱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包的人给撞了一下手里提着的青菜葱蒜撒了一地,他皱着眉准备将东西捡回环保袋里,却隐约听见有人在喊他是小偷,于是二话不说冲上去就将撞了他的人提着后领接着把他双手反剪在背后。

吕布等来的是一名穿着便装,从包里讨出证件证明自己是警察的小姑娘,虽然那小女警看起来年纪不大,但吕布估摸着肯定不超过二十五,跟下礼拜就满三十的吕布比起来也的确可以叫一声小姑娘了。

吕布看着那姑娘笑靥如花的感谢自己,然后接过了那名抢劫犯,额头上还有些着细小的汗珠,但她却毫不在意,对着他展现最灿烂的微笑,那双眼睛亮晶晶的,吕布以前老是听着那些女同事们说着谁谁谁的眼睛里有星星,嗤之以鼻并在心底嘲笑说幼稚,眼睛里除了眼屎还能有什么?但他现在却无法反驳她们的话了,眼前这位正义小女警的眼睛里,真的有星星!

那天吕布跟着貂蝉,也就是小女警,当然这个名字是吕布靠着他那看起来无比真诚的笑容以及先前帮忙抓住抢劫犯的良好行为打下基础,使貂蝉对他放下了戒备心,轻易告诉了吕布自己的名字,并接受了吕布“想要学习一些格斗技术”的扯淡理由报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以及微信号。

面带矜持微笑的吕布:计划通!

此后的两个礼拜,吕布天天有事没事就去跟貂蝉聊骚,屁大点事都跟她说,类似于什么今天同事又犯 什么蠢了,工作多难完成,公司食堂伙食不好只好自己做饭带去吃。

目睹了全过程的夏侯惇:……mdzz

夏侯惇作为吕布的青梅竹马,他可以打包票说吕布的秘密他就没有不知道的!吕布从小尿床多少次他都一清二楚。吕布从小就对女孩子不感兴趣,人家小姑娘忸忸怩怩跟他告白呢,臭小子直接给走了,他都要以为吕布是个给。但是幸好,他揍觊觎自家小表妹的小伙子们还是很给力的,那一身细皮嫩肉硬生生变得红彤彤。于是夏侯惇跟几个哥们一讨论,得出结论:吕布成仙了!

当然事后被揍了一顿狠的就不提了,丢人。

当然也由于这一顿揍他找到了他的真爱也不提了,还是丢……这次不丢人,但是说起来不好意思,毕竟他以为吕布是个gay,结果人家不是,他才是。说出去多尴尬是吧?

忘了说,他对象就是那个追吕布他小表妹的小流氓——韩信

于是在吕布初露端倪,天天对着手机跟电脑屏幕笑得有点傻气的时候,跟他住一块儿的夏侯惇率先发现了不对劲。

这小子,像是恋爱了啊?!一副坠入爱河的蠢样子,跟他当初一模一样啊!

在夏侯惇的仔细观察下,他发现跟吕布聊天的人似乎是个妹子!

这可把夏侯惇给吓坏了,他想啊,这吕布平时也没跟哪个妹子有亲密接触啊,这怎么突然就芳心暗许了?

于是在他的威逼利诱之下,他得知了吕布对面那妹子叫貂蝉,他们俩已经勾搭上快俩月了,这让夏侯惇十分愤怒,他居然过了两个月才知道这消息!在知道吕布天天给貂蝉做爱心便当的时候更是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

天知道韩信追他的时候都没做过爱心便当!

吕布对此只是白了他兄弟一眼,说:“小蝉工作忙着呢,我又没事做就给送个饭怎么了!”

瞧瞧这理直气壮的样子,天天晚上跟他嚎工作要做不完的是谁啊!

对于吕布的各种说辞夏侯惇只呵呵一笑选择跟韩信去煲电话粥,说话声音超大,对此吕布在心里比了个中指轻骂了句“傻逼”就回去跟他的未来小女友甜蜜蜜去了。

要说貂蝉在警校的时候也算得上是一枝花,高不可攀的那种,长的好看成绩也好,尤其是射击类,只要她手里拿着枪气场就变了,综合成绩更是从没掉出过前三,还没毕业的时候就不知道多少部队盯着这颗好苗子,但谁知道她跑去特警部队当了个狙击手。那活不好做,高危,每次任务都要把脑袋别裤腰带上。

所以在一次任务中,貂蝉没有及时撤退,被炸弹的威力波及到,碎石朝她雨点般地砸过来,她只来得及用左手抱住右手然后把身躯蜷缩成虾米状。

伤的很严重,那一身的青紫淤痕就不说了,左手神经受损,不要说是做狙击手,就连重物都不能提太久,颅内出血,血块压住了视觉神经,视力下降,虽然不至于做个瞎子,但也差不多半瞎了。

貂蝉得知结果的时候想要扯出一个笑容,但是这个平常只需要不到一秒的行为她这次却花了好几分钟,安慰着战友们。

“没事,就是左手半废了嘛,我还有右手啊”

“我很好,就是需要点时间来适应一下而已。你们先出去吧”

“真的,出去吧,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清楚吗。”

等到战友们都出去后,随着那一声轻轻的“咔哒”关门声,貂蝉用手臂遮住了双眼,两道道水迹自眼角划过耳后落在枕头上,洇湿了一大片。为了不让自己发出那种软弱的声音,苍白起皮的嘴唇被牙齿紧紧咬住,本就因为缺水而干裂的嘴唇,被她一咬,彻底裂开了。貂蝉尝到了熟悉又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这种无力的感觉,真是太让人讨厌了。

貂蝉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做一名特警,于是她自己选择了三线城市的一家警局,也就是调节调节纠纷,偶尔的时候会遇上些走私或者拐卖的案子,但也比起她以前来说,的确是不够看的,于是升官挺快,但她做了个小队长之后就再也不肯晋升了,说是自己手不行,不耽误后面有能力的后辈们。

认真工作的第三年,貂蝉被上司强迫着放了假,然后她遇上了她这辈子最大的惊喜。

一个男人,一个不会花里胡哨花式追人但是却在各种小事上照顾她到事无巨细的人。

明明可以直接把外卖地址定到她工作的地方,却非要去店里自己取了再给她送过来,就因为她吃不了太辣,还不爱吃葱蒜这类,在第一次送的时候注意她把菜里的葱全挑了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有自己动过手。

由于早年的时候饮食不规律,所以貂蝉有严重肠胃病,时不时疼上一会儿,于是她提前过上了老年人的养生生活。她就只在吕布面前提过一次吕布就记住了,然后每天给她用保温瓶装着养胃的汤或者粥带来。她知道那是吕布自己做的,第二天那眼睛里的红血丝和眼眶下的黑眼圈以及手上的细小刀伤可瞒不过她的眼睛,从那之后每天都不带重复的给她玩花样,就是为了不让她喝腻。可是哪那么容易腻呢,当初那么苦那么难喝的东西都喝了一年多,吕布做的那些简直人间美味了。

索性貂蝉也不是个会对自己的心意故意隐瞒或者吊着吕布胃口的人,过了一个多月她觉得自己可能喜欢上了吕布之后就打算约他出来,以感谢他这么多天给她送饭的理由。然后在最后,在夜晚,在路灯下,两个人之间暧昧甜腻的气氛,顺理成章告白然后在一起。貂蝉觉得自己真是太棒了!

哦原谅貂蝉这个直到现在都没有对谁动过心的大龄女青年吧,平时多少小伙子给她明里暗里表达自己的爱意,偏偏这朵高岭之花就是不动心,以前她的朋友们甚至觉得她可能会跟枪结婚,正儿八经谈恋爱这倒是第一次。所了解到的不多的恋爱经验也都是来自电视里播放的偶像剧,她以前最爱看那些校园青春偶像剧,男女主角在晚上并排走着,手指悄悄勾在了一起,红着脸别过头不看对方,却又忍不住偷偷去瞧,视线撞上的那一瞬间慌乱地甩过头,但是嘴角却止不住地上扬。

第二天,貂蝉穿起了她拉着露娜前两天去逛街买来的裙子,由于是初秋,虽然还带着点热意,但偶尔吹来的凉风提醒着人们已经到了秋天的季节。

于是貂蝉再给自己加了件牛仔短外套。

当然这也是露娜给她推荐的,毕竟她已经十好几年没穿过裙子了。

站在商业街的路口等着吕布,貂蝉站的笔直,笑着朝吕布挥手。

相对于吕布的紧张,貂蝉倒是很放松,她问过小乔了,当初她跟周瑜谈恋爱的时候出来约会都做了什么,其他脱单了的朋友也没有放过,一个个去问。然后把得来的答案一个个都记在了笔记上,现在首先是去——

逛街!

貂蝉拉着吕布的手腕一点点地看着周围的小吃店,指着一家糖画店说:“我想吃这个!”

吕布点点头,说:“那我去买?”

“一起去吧,你要吃吗?”

“我就不了吧,我不太喜欢吃糖。”

“那好吧。”貂蝉鼓起了腮帮子发出模糊不清的气音。

被萌到的吕布咳嗽两声,目光游移:“其实偶尔吃一点也没关系,就当补充糖分了吧。”

“好!”貂蝉开心地朝老板比了个剪刀手,“老板我们要两个,一个兔子一朵花。”

“好好好,稍等一会儿,马上就给你们做。”老板是个头发掺了灰白色的老师傅,朝着貂蝉吕布的方向笑了笑,用依旧洪亮的声音回答。

貂蝉对糖画的制作过程非常感兴趣,目不转睛的盯着,吕布则是一脸宠溺地看着她,然后心里有些小紧张,想到昨晚上夏侯惇跟他说了一大堆什么绅士风度就走了神,明明那家伙自己也不是什么好鸟还来跟他说什么绅士风度,难道他还会让自己心上人受委屈吗!

“吕布,吕布?”

“嗯?”

“你刚刚在想什么呢,我叫你好几声都不理我。”貂蝉踮脚凑过来仔细打量着吕布,见他回了神才站定。

这时大概是服务员的小伙子走了过来,拿着两根糖画递给貂蝉,问:“请问二位给钱了吗?”

吕布现在还在貂蝉刚刚离他那么近的紧张感中没有出来,本来想回答没给钱结果直接大喊出了“没钱!”

一瞬间,整个店都安静了,貂蝉噗嗤一声,然后就是捂着嘴笑,肩膀不停的抖。

吕布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了什么,连连摆手解释说:“不是不是我刚刚是想说没给钱,不是不给钱的意思!”

小伙子看了眼吕布,再看了眼貂蝉,笑了,说:“那么请去门口那边付钱吧,不用紧张,你跟你女朋友很般配。”

这话说的貂蝉很开心,于是她说了声谢谢拉着吕布的手就结账去了,吕布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但是没说出口就被貂蝉拉走了。

轻轻咬下一口糖,貂蝉回想自己笔记本上都写了些什么活动,逛街游乐场看电影吃饭,还有什么来着?算了算了先逛街好了。

说是逛街,但貂蝉也就是带着吕布去吃东西,衣服什么的都懒得去看。

于是最后两个人摸着有点凸起的小肚子笑得羞涩。

“看电影去吗?”貂蝉摇摇手机,上面有三个选项,一个是喜剧一个是恐怖悬疑还有一个是战争,“看的话你就选一个吧。”

吕布接过手机选了喜剧顺带买好了票,递过去还给貂蝉,“下次我请你看吧。”

说完就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这不就是表明下次再出来的意思吗!

貂蝉心里觉得好笑,“好啊,下次咱们就看恐怖片吧,好久没看过了。不过在家看碟片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由于离电影开播还有一段时间,于是两人打算先去吃个饭。

等到电影看完都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虽然是喜剧电影,但全程无尿点,也不是无厘头搞笑,总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起码貂蝉笑得很开心。

两个人走着夜路,路灯暖黄色的光将影子拉得老长,双手垂在两侧。

“嗯,就送到这里吧,今天很开心”貂蝉露出甜甜的笑容,“你也快点回家吧。”

吕布有些局促地看着貂蝉,干巴巴的说:“那下次还能再一起出去玩吗?”

“当然可以,我们不是已经确定关系了吗?一起出去约会的话只要不影响工作我随时都可以。”貂蝉打出一记直球把吕布给打懵逼了。

“所以我们现在……是在一起是男女朋友了对吗?”

“对啊,不然今天也不会跟你一起约会了,要知道虽然我职位不高,但也是很忙的。”貂蝉笑得眉眼弯弯,主动牵起了吕布的手,“那么,作为我的男朋友,你现在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什么怎么办?我现在该做什么?这哪我谁?

看吕布还是没有恢复过来的样子,貂蝉在心里叹了口气,主动亲上了吕布的唇。

轻轻一点就撤了回来,嗯,没有忘记在吕布下唇舔一下。

趁着吕布还没有回过神貂蝉小跑着进了家门,关门前跟吕布喊了一声。

“到家别忘了了跟我打电话!”

吕布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了家,他只知道自己今晚上脱单了,对象比他还主动。

当然了,再迷糊也没有忘记跟貂蝉打电话报平安。

俩人电话粘糊了一阵之后,已经是十点过后了,貂蝉第二天还要去上班,于是打算去睡觉了,但吕布却说自己还有企划案没做完。问清楚不着急交之后要求吕布去睡觉,吕布本来想拒绝,但貂蝉一句话直接把他血条清空。

“我想在梦里见到你,所以去睡觉吧。”

哦他女朋友怎么能这么可爱这么能撩!吕布觉得自己脸肯定红透了。

磕磕巴巴回了句:“就睡了就睡了,洗完澡就睡。”

电话那头传来貂蝉低低的笑声,吕布只觉得自己可能要失血过多而死了。

这个女朋友真的太撩了!

匆匆忙忙摁了电话,找出衣服准备洗澡,却发现了在门口偷听的夏侯惇韩信二人组。

“你们在干嘛?”

“没干嘛没干嘛,你洗澡,洗澡。我们先去睡觉去了。”

韩信推着夏侯惇朝他们的房间走去,还不忘朝吕布挥手。

早已看透的吕布呵呵一笑,信了他们的话就有鬼了!

洗完澡躺在床上跟貂蝉发了个晚安之后吕布就慢慢阖上眼睛进入梦乡。

希望梦里真的能有他的小女朋友吧,他有点想她了。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