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泪琉

性取向是哪吒。

哪吒是天,哪吒是地,哪吒就是我的道我的理,是我的一切

天雷忘羡。魔道祖师相关甚至墨香铜臭相关统统不吃。

[云吕]诺言

# cp云吕,赵云 X 吕布

# 游戏背景,但有所变动,云吕蝉是青梅竹马,纯纯的亲情

# 貂蝉露娜cp,一笔带过而已

# be预警,虽然最后大概是he了_(:з」∠)_

# 严重ooc,慎点













“今天宫本消失了。”

吕布擦拭着画戟的动作一顿,并未抬头看说话的人。

那人倒也不在意,盘腿席地而坐,龙枪放在身前,笑意清浅,说出的话却让吕布皱起了眉头。

——“奉先就不怕下一个消失的是你吗?”

抬眸扫了他一眼,将画戟置于桌上,拍拍肩甲上不存在的灰站起身来,看着赵子龙就像在看着死物一般。“赵子龙,好玩吗?”

“奉先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厌恶的偏过头去不再看着那嘴角带着笑意的人,“你不是他,所以快滚!不然……”

未曾说出口的威胁字词让赵子龙眼眸阴郁沉了几分,嘴角却依旧带着笑意。曲起右腿将手随意搭上,白皙修长的手指有规律的敲着膝盖,似是想到了什么笑得更为开心,轻轻启唇,略显苍白的薄唇吐出的话语却让吕布险些失去理智。

“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小蝉考虑啊奉先,毕竟‘我’可是让你好好照顾她呢。”

“闭嘴!”一把揪住赵子龙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拎起,从赵子龙瞳孔的倒影中吕布看见自己的表情狰狞如恶鬼,“你敢动小蝉我一定会杀了你!我说到做到!而且你也没资格提‘他’!”

谁都不能动小蝉!不仅因为自己对她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感情,也因为赵云当初要他好好照顾她。所以……除非他死,否则他绝不允许有人想对貂蝉不利!

“哈哈哈哈!”

赵子龙抬手抚上吕布面部线条分明的脸庞,动作轻柔的摩挲着,眼神温柔的能滴出水来。

“奉先不想我就不做了,但是奉先要乖乖的啊,很快了,很快我就成功了。”

“还在继续你那个异想天开的实验吗?”吕布松开手不屑的嗤笑道。

自己的心血被说成异想天开赵子龙也依旧不发怒,只是笑,笑得吕布略带嫌恶的开始赶人离开。

“你记住了,你对其他人做什么我不管,也管不着,但你要是敢对小蝉出手,我一定会杀了你,你知道我能做到的。”

说完便将门关上,也就错过了赵子龙嘴角那一抹诡谲的笑容。

“貂蝉,真是碍事的女人,若不是奉先舍不得,早该消失了。愚蠢的前身,只会一味忍耐克制压抑自己的感情,最后还不是死了?蠢货一个,真是不知道奉先为何一直记挂着你。”说完便深深望了一眼朱门,企图穿过厚重的门看到里面的人,而后转身离开。

府内的吕布则坐在椅子上头疼的捏捏眉心,赵子龙现在动作越来越明目张胆,心思也越来越难猜了,小蝉若是他真想动……也不知自己能否护得住。赵云啊赵云,你走的倒是轻松,却留了一堆烂摊子给我。

五年前,赵云告诉了自己一个秘密,他们所在的这一方天地其实只是被人创造出来供人娱乐用的场所,他们也只是一串串数字代码。明明每个字都听得懂,但是合在一起怎么就听不明白了呢?什么叫他们不是真的,什么叫他们只是那些一串串的奇怪东西,什么叫他们只是无意识的玩具?明明他们有思想,有血有肉,会哭会笑会伤心会难过,凭什么说他们是假的?!

但……如果是真的呢?这样的话,那一切的一切都解释的通了,为什么峡谷里总是会变,主宰暴君在变,野怪在变,甚至他们也会变。

赵云还跟他说,他很快就要消失了,因为他已经被查出有病毒存在,很快就要被清除数据重新再造了。

吕布不信,赵云那么强,怎么会有人能打得过他呢!

但是吕布忘记了,他们只是被人创造出来的数据,不管在游戏里如何厉害,他们最终也要听从创造人的指令,创造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赵云消失了,在他向吕布告白之后,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直到赵子龙的出现。所有人都以为赵云回来了,只有吕布知道,那不是赵云,赵云再也不会回来了,他已经消失了,被那些所谓的创造者毁灭了,那个一袭银铠将手中长枪挥舞得出神入化锋芒,有着温润如玉的君子风骨的武神赵云……已经消逝在那悄无声息的黑暗处。

那日,两人隐匿在草丛之中,赵云背着光朝他微笑着说出自己即将赴死,却也做出承诺会平安回来,还红着脸问他等他回来能不能接受他。

自己那时是怎么回答的呢?

好像是觉得害羞便扭过头去小声说出了“好”吧?那个傻子便开心的手足无措,还是自己将他拉过来亲了一口才冷静下来。虽然最后被占尽便宜的也是自己。

但是……不是说好了一定会回来的吗?答应的事情做不到,那就不要许下承诺!

屋内的战神仰着头用手背遮住眼睛,一道晶亮的痕迹隐入发间。

第二日,战神与武神于机关道内决斗,最终战神获胜,武神死亡,与宫本武藏、马可波罗、小乔一般,化作蓝色光点消失了。于是众人知道,武神再也不会回来。

吕布半跪在地上,放下了手中的方天画戟便再也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倒了下去,拿出怀中两封信交给前来观战的貂蝉,一封是赵云当初交给他的,一封是他昨夜写的。

“小蝉,我要去找他了,你一个人也能照顾好自己的对吧?我瞧那露娜对你也算真心,日后与她好好相处,没有了赵云跟我,一定要活的更好啊。”

貂蝉握着吕布的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眼泪不住的掉,略带着哭腔的说:“奉先你别说了,我送你到扁鹊那里去,现在就去,你不是说要保护好一辈子的吗?不许食言,食言是小狗!”

小蝉还是跟幼时一样呢。伸手将貂蝉的泪水抹去,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好好好,骗人是小狗,但这次我可能真的不行了,记住一定要按我给你的信上写的去做,我去找赵云那个混蛋了,你这么聪明,应该早就猜到我跟他的事了吧?”

貂蝉捂住嘴呜咽着不知道该如何说出挽留的话,她无法阻止吕布的死亡,早在很久以前,峡谷里就已经变了,血条一旦清零就不会再复活,而是死亡消逝。现在的吕布,血条也已经清零,她无法阻止他的死亡,就像当初无法阻止赵云的死亡一样,她多没用啊,但他们俩却总是护着她,好不容易她强大能护着他们了,他们却一个个的都死亡消逝,这到底是为什么!

绝美的舞姬即便是哭也是楚楚动人我见犹怜,泪珠一串串的掉落,晕开了吕布铠甲上的血迹。

“小蝉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我去找赵云你不开心了吗?那我就等着你,和你一起去找他,好不好啊。”

看着吕布温柔宠溺的眼神,貂蝉扑在吕布身上哭的更大声了。她后悔了,她不该那样做的,她不该一时好气去篡改程序,如果她没有那样做,子龙哥哥不会死,那个赵子龙不会出现,奉先也不会死。

“奉先,其实一切都是因为我……”

“嘘——”

吕布艰难的将食指竖起放在唇上摇了摇头,“我知道,我跟赵云都知道的,我们不怪你,所以你也不要再责怪自己了,要像以前一样开心的笑啊。”说完便看见了从自己脚部开始化作蓝色光点逐渐消散,抬头看着天空,隐约看见了赵云的样子,“赵云来接我了我也该走了,记得照顾好自己啊,我先去找他,我跟他一起等你,不过别来的太早,我还想跟赵云过过二人世界呢。”

貂蝉想笑但是却笑不出来只能紧紧握着吕布的手,仿佛这样做就可以让吕布留下来,但最终还是消散了,望着天空中被风吹向远方的蓝色光点,貂蝉起身捡起龙枪与方天画戟抱在怀中带回了家,埋在了后院,并种下了一棵桃树。

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从自己无意间窥得天书知晓一切开始一切就已经注定?不过是一次好奇,让她赔上了最重要的两个人,这个代价太大了,她承受不起,她累了,她想要休息,那个月光发色的女子……是自己对不起她,日后若是有缘再见再跟她说句抱歉吧。

自战神与武神一战两人消逝后,舞姬也不见了踪影,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有一天,露娜也消失不见,据那只泼皮猴说,她大概是去寻她心中之人去了。不过是真是假,谁又知道呢?

评论(19)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