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

此号已弃。各位缘见

[云吕]圈套

# 严重ooc
# 子龙腹黑演技帝小公举设定
# 中间省略号那是肉,对不起我卡了,那段咱们略过吧
# 这篇也是我卡出来的真的

昏暗灯光下吕布皱着眉头不耐烦的看着一个电话把正在睡觉的自己叫过来的曹操,耳边嘈杂的混乱电子音更是让他心中燃起一股无名火,伸手一扯外套拉链露出内里的黑色弹力背心,胸肌线条一览无遗。啧,什么破包厢,隔音效果这么不好。

背靠着沙抬腿搭上桌子,双手抱着后脑闭眼深呼吸试图让自己不那么上火,但果然还是冷静不了。

“姓曹的,你把我从被窝里拉出来,要是不给我个让我满意的理由,老子把这里给你拆了你信不信!”

“奉先别生气嘛,这次主要是因为咱们正在合作的那个刘玄德,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个人来,听说还挺厉害的,特别能算,就想着来跟你商量商量你手上的那个项目,别让人给坑了。”

曹操口中所说与他惬意悠闲品尝红酒的动作完全图文不符,吕布直接踹了一下脚下的桌子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桌子被踹的偏移原地几公分,桌上的玻璃杯晃得叮当作响,噪音惹得他又踹一脚。鞋跟抵在桌沿,手肘放在曲起的右腿膝盖上,侧首眼神锐利紧盯着自己的猎物,全身肌肉紧绷蓄势待发,再从那嘴里说出什么让自己不快的词句便要如猎食时的猎豹般扑过去咬住大动脉直至猎物死亡。

曹操却像是没看见吕布的眼神跟动作似的,依旧晃悠悠的品尝自己的红酒,看着灯光下剔透的红色液体,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奉先你不觉得你太久没发泄了吗?刚好这里来了个不错的,我也为你把了关,你意下如何?”

“……哈?”吕布觉得曹操今天可能出门没带脑子,他很久没发泄了?他活了二十四年他发泄过?!吕布觉得自己跟曹操生气这种事情简直是在浪费时间,不如回家接着睡觉。“曹孟德你以后发疯别找我!我忙着呢!”说完头也不回直接摔门而去。

曹操将红酒一饮而尽,背靠沙发陷入阴影内露出深藏功与名的笑容。“奉先你还是太嫩。”猎豹怎么能跟狮子比呢?尤其还是一直懂得伪装与示弱的狮子,奉先你可别怪我,我这次可是为你找了个不错的人呢。

吕布气冲冲的走下楼,厚底的机车靴接触地面发出噔噔噔的声音,越想越气,曹操那个智障,什么破理由就把他叫出来,不如睡觉!想着家里软软的大床不禁脚步加快了几分。

路过吧台时被人撞了一下撒了他一身的酒,衣服被打湿紧紧贴在肌肤上的粘腻感正在气头上的他彻底爆炸,也就没有注意到某个角落里的人盯着他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我操你们没看见人吗!这都能撞?瞎了?”

“不就是撞了一下吗?至于这么大火气?谁让你刚好就站这了呢?大不了就陪你件衣服。”

吕布简直要被对方给气笑,“合着这还是我不是了?行,赔衣服是吧?给钱吧,二千五”

对方不干了,一件背心二千五你逗我玩呢?悄悄向后打了个手势,“二千五就二千五,出去给你。”

漫不经心的跟在他们身后走出酒吧来到旁边的小巷内。打的是什么主意他一听那话就知道,不过……也的确是该好好泄泄自己的火,不然明天带着怒容去见小蝉不太好。这样想着的吕布抬手握住袭来的拳头,另一只手抓着手臂背过身弯腰就是一个过肩摔。单脚踩在那人胸口挑眉环顾四周,眼中的暴虐让围住他的人不禁后退了几步,兴奋的舔舔嘴角露出邪气的笑容,扭扭脖子发出咔咔声。

“一起上吧,这样快点。”

……

吕布一脚踩在酒吧内撞他的那人头上,猩红的舌尖舔舔唯一受伤的嘴角,黑色机车靴在橘黄的路灯的照射下反射出无情的亮光,嘴里吐出的话语简直嚣张到了极点,“真是废物,这么不耐打,衣服也不用赔了,那二千五拿去看医生吧,不够去找刚刚那间酒吧的老板要。嗤。”

跨过一路的障碍物却又在巷口被人拦住,不爽的看着人。“怎么?你也想打一架?”

那人却只是笑,看着他不说话,然后伸出骨节分明的右手。

正当吕布疑惑他想干嘛,他开口道,“你嘴角受伤了,不处理的话会感染的,而且……”抿唇羞涩一笑,“我想跟你上床。”

吕布觉得自己真是哔了狗,他今天就不该出门,他看起来就那么像基佬?虽然他的确是,但是小蝉不是说他看起来就跟个直男一样吗?!这个跟他约炮的人是个什么鬼!看起来白白净净文文弱弱的说出那样的话?!吕布觉得对方可能是误会了什么,于是他深呼吸试图跟对方讲道理。

“小伙子你听我说……”

“我叫赵云,你可以叫我子龙”

忍住忍住,吕奉先你对面是个小白脸经不住打,别动手。

赵云颇有兴味的看着面前的高大男人说话被打断后,明明青筋暴起恨不得给他一拳却碍于他机具欺骗性的外貌而不得不忍住的样子,憋笑憋得有些辛苦,但面上却仍是满脸羞涩。

“好,赵云是吧?你听着,我没兴趣跟你来一炮,我不喜欢你这样的,我喜欢白白的香香软软的女孩子。约炮别找我,懂?”说完就想走却被拉住,“你还想干嘛?”

赵云低着头肩头微动带着哭腔说:“我很白,我也可以喷香水变得很香,我也可以去练瑜伽变得很软,女孩子……”沉默了一会儿似是下定决心一样的低喊出声,“我也可以穿女装的!”

吕布有些不敢相信,他震惊的看着赵云,伸手摸摸他的额头看看他是不是发烧了,“你没发烧啊怎么就说胡话了呢?”

赵云抬头眼睛红红的样子让他有点头痛,哀嚎一声捂住眼睛,“你别哭别哭,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但是你说的我是真做不到。”

一听他话赵云瘪嘴眼泪就要掉,带着哭腔询问,“那你有女朋友了吗?”

“没有”

“那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也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接受我!”

赵云哭着一把抱住吕布,吕布感受到肩头传来的濡湿感,动作僵硬的拍拍怀中人的背,“别哭了,我真接受不了你,我不能违背自己也不能害了你啊。”

“不管!你不接受我我就抱着你一直哭直到你答应为止!”

吕布什么都不怕,就怕别人哭,鼻子微微耸动闻到股淡淡的酒味,心道原来是在发酒疯,想着明日便会后悔于是便应下了他。却忘记了自己刚刚被泼了一身酒。

“好好好你别哭了我答应你就是。”

“真的吗?”

看着那双带着水气的眸子,吕布觉得自己真是罪大恶极,头疼的捏捏眉心,无奈的点头嗯了一声,然后笑着任赵云拉着他往外跑。

……

“嗯~”蹭了蹭自己身下的人,抱着并不算很纤细的腰,等等……人?

赵云一个激灵,赶紧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低头一看,两人都脱个精光。赶紧从那人怀里钻出来一脚把他踹了下去。

“嘶——”

吕布有点懵,当然也很疼,废话被人踹下来当然疼了,而且前一天晚上还被踹下来的那人折腾了个够,揉揉自己的后腰,低吼出声:“赵云你发什么疯!”

赵云看着地上人那满身的吻痕,从脖子到锁骨再到胸肌腹肌,甚至大腿内侧也有着不少,而且胸前明显肿大的不正常的艳红果实也表明着一个不容他反驳的事实

——他把人家给上了,刚刚还把人给踹了下去!

天啊!赵云有点崩溃,好不容易才到手的男朋友!怎么办怎么办留下不好的印象了怎么办!但面上却不显露半点,他慢慢爬下床,眼圈红红,眼中蓄满泪水,似是一个眨眼就要掉金豆豆。“奉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我只是……”

吕布扯下被子裹住自己坐在床沿,想要看他能说出什么理由来,就算他再怎么见不得别人哭,但大早上的就被人给踹下床谁能有好心情。见他哽着不说便扬扬下巴示意他接着说。

“我只是……第一次跟别人一起睡被吓着了,以前都是一个人的,从小就是,奉先你原谅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我保证!”说到最后眼泪掉的恰到好处,吕布瞬间心软,略带不自在的为他擦去眼泪干巴巴的安慰到:“抱歉我不知道。”

见吕布没有注意到最后一句赵云内心暗爽,扑到吕布怀里抱着他腰小声抽泣。吕布只好为他拍拍背安慰他,完全忘记了自己昨晚上还想着今天想让人家主动提分手的事。

“那奉先,我们就这样一直过下去好不好啊”

“但是……”

吕布反驳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赵云又开始掉金豆豆,吕布无奈捂脸,有点心累,自己小男朋友怎么这么爱哭啊!以后要改!一定要改!

“奉先想赖账嘛!我都是你的人了!”

……等等这是不是哪里不对?不是你上了我吗?

“子龙果然还是要一个人。”

看着突然失落的人吕布只好抱住他保证道:“我陪着你,我会努力喜欢甚至爱上你的,可能要的时间会比较长,但我会努力。”

“真的吗?”

看着泪眼朦胧的小男朋友吕布无奈的点点头,“真的,我从不骗人。”

“奉先你真好!”赵云紧紧抱着吕布,眉眼弯弯,这么好的人是他的了,真好。不过也该感谢曹操,若不是他,也不会这么顺利,明天就跟总监说可以跟他们合作,这样就能天天跟奉先见面了。这样想着笑得更开心了。

豹子是斗不过狮子的,尤其还是一头会伪装会示弱的狮子,掉进了狮子精心布置的陷阱就别想再出去了,安心给狮子做媳妇儿吧。

评论(17)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