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

此号已弃。各位缘见

[蝉吕]梦一场

# cp蝉吕,貂蝉 X 吕布

# 现代设定背景,吕布宅男,身家过亿,打游戏打的(就算不合理我也这样设定)

# 真•ooc,严重•ooc,能写的我都省了(ntm

# 结局be,不想看的话可以直接跳过,分了段的。不想看的不要勉强_(:з」∠)_

“笃笃”

“来了来了!”

听着门口传#来富有规律的敲门声吕布赶紧蹬上拖鞋去给自己的小祖宗开门。肯定又忘记带钥匙了,总是这样丢三落四的。

果不其然,打开门就见着小祖宗嘟着个嘴老大不高兴的喝着本应该是买给他的豆浆,估计是喝完了直接往门口的垃圾桶将杯子一扔。无奈的接过对方手中拿着的早餐给她让开路,“先进来吧,外面冷,生气也不能病着自己啊对吧?”

“哼!”

貂蝉闭眼扭头不看他,踢下鞋子光着脚就往里走,但却故意放慢速度等着吕布将她的拖鞋提过来。

“小祖宗你怎么又不穿鞋就往里走啊!现在是冬天就算是在家里你也不能光着脚啊!受凉了怎么办!”

听着不知道听过多少遍的话语,貂蝉的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声音中带着明显的喜悦与开心,却没想到吕布做出了出乎她预料的动作。“不管,就不穿!唔啊——吕奉先!”

“怎么了小祖宗?”

“……”

被吕布的一句小祖宗羞得红了脸,这种时候叫这个称呼是犯规的行为啊!双手环住抱着自己的人的脖子,将头靠在了宽阔的胸膛上不愿说话,听到头顶传来的沉闷笑声,胸腔处传来的细微振动让紧贴着的耳朵有些麻痒,带着赌气意味的哼了一声。居然敢笑话我,我要五分钟不理你!

将人小心的放在沙发上揉揉她柔顺的发丝,似是没有察觉到貂蝉的不开心似的转身走开了,留下貂蝉错愕的坐在原地用力拍打着沙发泄愤。居然敢不理我!吕奉先你完蛋了!

于是在吕布举着一杯热牛奶出来时就看见貂蝉捧着手机缩在沙发上玩电脑看视频,看见他了还特意扭过头去故意将声音放很大装作很认真的样子。

吕布知道自家小祖宗又在闹别扭了,无奈的摇了摇头走过去将牛奶放在桌上一把将貂蝉抱住,双手环住腰,头放在她颈窝处,轻声道:“不生气了好不好?我陪你出去游乐场玩,你昨天不是跟我说想要去吗?”

说到这个貂蝉更气了,扭动着身体想要从吕布怀里出来,“你不是不想去的嘛。昨天我跟你说你都没有立刻回答我,现在又说去,肯定是为了哄我开心!我才不信你。”

吕布无奈了,只好将人松开走到对面去坐下,跟人面对面说话。

“怎么会呢,我昨天只是在忙着剪辑素材所以才慢了一会儿的嘛,你……”

“你为了素材你就忽略我!”

没等吕布说完貂蝉就红了眼眶带着哭腔吼出一句话。

吕布看见貂蝉眼圈鼻头红红的简直要心疼死了,那句带着哭腔的话更是让他内心无比自责,手忙脚乱的抱着自家小祖宗开始安慰,做出一系列保证,终于哄的小祖宗别别扭扭的捧着牛奶小口喝着,松了一大口气。

“那小蝉我去收拾一下换件衣服我们就准备出门吧。”叼着包子的吕布停下手中的动作望着貂蝉开口询问她的意见,“刚刚不是说好要去游乐场玩的吗?”

“嗯?”

正在跟小姐妹聊天的貂蝉转过头来看着吕布,歪头揪着垂下的一缕发丝沉思片刻便做出决定。

“奉先我们出去看电影吧!”

……哈?

吕布有些诧异又有些纠结的表情逗乐了貂蝉吕布,她噗嗤一笑解释道:“你又不想去游乐场,而且之前也去过一次了,刚好最近有部我很喜欢的电影上映,所以我刚刚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去看电影了,看完电影去可以去吃个午饭,我刚刚预约了那家你很喜欢的餐厅。”望着呆住的吕布她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但表面依旧笑得笑得开怀。真是个呆子,一点情趣不懂。

吕布向来不会拒绝貂蝉,这次也不例外,于是他三两口吃完手中的包子去换了衣服拿上车钥匙就跟貂蝉出门了。

看完电影也还是在下午一点,貂蝉订的是晚上,好不容易出门一次吕布不想那么早回家,于是他提出要去游乐园玩,当然在那之前两人去小吃街吃了个饱,不过在他们去游乐园的途中天空中开始飘起了小雪花。

手中拿着两杯热可可小跑着回去旋转木马处,白色的雾气从围巾后飘出,肩上发顶也带着不少的雪花。

坐在木马上的貂蝉看见了他兴奋的半站起来朝他挥手,吓得吕布心跳加速了几分,生怕她摔下来,后来见貂蝉老实坐下又把心放了回去,但还是很生气,要是没抓稳摔下来了怎么办!看来平时太依着她了这次必须得让她认识到错误!吕布下定决心要让貂蝉自己想清自己的错在哪,这个小祖宗真是太乱来了!

于是在旋转木马停转后貂蝉向他跑来要抱抱的时候他只是把热可可举到貂蝉面前让她拿着但不跟她说话,这可把貂蝉给搞懵了,捧着杯子暖手喝了一大口。奉先怎么了?怎么突然就闹别扭有小情绪了?刚刚在木马上就看他一脸不开心的,难不成是去买饮料的时候被人给调戏了?不可能啊,除了自己还有谁看得上他呀!

伸手想要挽住他的手被躲开,貂蝉有点小委屈,当即嘴就瘪了腮帮子咬着吸管小口啜饮着,想着既然你不理我那我也不理你,捧着杯子抬腿就走,吕布只好紧紧跟着她,却始终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原以为貂蝉只是想要去其他地方玩,但直到看到游乐场的大门吕布才知道原来貂蝉想走了,有点慌神。

快步上前拉住貂蝉的手腕。“小祖宗怎么啦?我刚刚不该那样对你的,我错了好不好?我们去坐摩天轮去玩,你上次不是就说要去的吗?怎么不说话啊,我刚刚就是想让你别再突然站起来了,那样多危险啊,摔下来怎么办,你说是不是啊。”

貂蝉听着不说话,挣开吕布的手就往里走,吕布摇头无奈的笑了,自己这个小祖宗真是,算了算了反正也是自己宠出来的脾气,只能自己受着了。

两人坐在摩天轮坐舱里两相无言,貂蝉是还在生闷气,吕布则是不知道该如何将自己想说的说出口,虽然他知道貂蝉肯定会同意。终于在看到摩天轮即将到达最高点的时候他深吸一口气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红色绒面的戒指盒单膝跪地,一手托举着盒子一手将盒子打开,里面的东西也露出真面目。

——一枚钻戒,与她前几天偷偷在吕布加密文件夹内看到的图片一模一样!

“奉先你这是……”明知却仍要故问,就想听他亲口说出来。

“貂蝉,你愿意做我一辈子的小祖宗吗?”笑着将戒指取出,似是认准貂蝉会说愿意。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勉强答应你好了”抿着不让自己笑的太明显,伸出左手扬扬下巴示意他下一步动作。

将戒指套进无名指,大小正合适。

“奉先奉先你先坐好。”戴上戒指后貂蝉也开始翻自己的包,“我也给你个礼物!”

“是什么啊?”吕布有点疑惑。

“你看了就知道啦!”

从包中取出转过身来握在手中,在吕布惊讶的眼神中如吕布单膝跪地举起手里的绒面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只男士戒指。

“奉先,嫁给我好吗?”

吕布脑子有点乱,他这是……被求婚了吗?!不过对象是小蝉好像也不是不可以。这样想着的他很快就答应了,貂蝉为他戴在了无名指上,两手相握,无名指上的两只戒指闪着明亮的光。

# 这里开始就是be部分了,不想看不要勉强啊

场景越来越模糊,床上的人蠕动着似是想要摸索着什么,但身边空无一人,她一下就清醒了,睁开眼猛地坐起,茫然看着陌生又熟悉的房间,觉得有点想哭。

刚刚……又梦见奉先了啊,还是求婚的时候呢,那个傻样,真是的,叫我小祖宗,说什么都答应我,大骗子。

感受到脸上的凉意,伸手去摸,摸到一道水痕。啊怎么眼睛又花啦,真是的,在房间里也有沙子被吹进眼睛的吗?看来又该打扫了。

一掀被子赤脚踩在木制地板上,都好几年了她依旧不喜欢在室内穿鞋,不管是哪个季节。以前是因为想要那人关心他而故意不穿!现在则是人不在了穿不穿都无所谓了。

刷牙洗脸换好衣服,是她以前从来都不会穿的运动装,但是吕布却非常喜欢。背上背包出门吃早饭,大概能算是午饭了,毕竟已经十二点半。她也很久不再早起了,每天都睡到自然醒,以前是为了给那个人买早餐,现在不用买了自然也就不用起早。

走出小区大门看着对面街的包子店已经挂上 了饭店的招牌,只感觉时间过得真快,已经过去五年了,距离那场灾难已经五年了,吕布去世五年,而她也独自生活了五年。

五年前,吕布去A国见同学,她因为正在工作交接就没跟着一起去,但却没想到那一去等到吕布回来他们所面临的就是生死两隔。

——A国最大核电站发生泄露,吕布那时恰好跟他同学在那附近,吸入了过多有害物质。

她急忙赶去A国,在透过透明玻璃看见病床上不成人形的吕布后她蹲在医院走廊哭得像个孩子。

怎么会这样呢?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啊!

明明……明明他们应该合合满满一起白头偕老才对啊!为什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呢?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最多只有一星期啦,胡说!我的奉先会长命百岁!统统都是胡说!统统……都是胡说,都是骗人的。

但是,为什么眼泪一直在掉呢,心也这么痛,真的好痛啊,吕布你还躺在那里干什么!你都不安慰我了吗!不说我是你的小祖宗你要一辈子疼我把我宠成小公主的吗!那你站起来你好起来啊!

骗子……都是骗子。吕奉先,你最好快点站起来出来跟我说这只是个玩笑,不然我就当真了啊!我真的当真了啊!我真的……

最终,貂蝉带着装有吕布骨灰的骨灰盒回到了他们的家,辞了原来的工作,吕布的财产足够她一辈子衣食无忧,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工作的热情了,,她只想好好守着他们的家,等到她老去时她要将他们的骨灰装在一起。这也算是另类的‘死亦同穴’了吧!

曾经有个人,他在我最落魄的时候遇见我,陪我度过我最难捱的日子;他也陪我经历了我最风光的时候,看我意气风发叱咤商场;原以为他也会陪我一直到老,但却没料到他会那么早就离我而去。

真是的,说要等我但又不许我太早过去,哪有这样的人啊!明明自己就最怕寂寞最怕一个人了,还说要让我晚点去自己一个人没事的,去早了就躲着不见我,真是,哪次我没有找到你啊!居然那这个威胁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更是唯一一次没有找到你,在这人世间我再也找不到你了,与你相同的脸相同的性格相同的害怕寂寞同样的队我好,再也找不到。

唯一一次没找到,结果却是把你给弄丢了,真是……好难过啊。

你的小祖宗伤心难过了,因为你,还不来请罪!

也许是她魔怔了吧,恍惚间她又看见那个大骗子,他朝她挥手了,让她再慢点,再慢点。

泪水自眼角隐入发间落在枕头上,打湿一片。

还要多久啊,我快撑不住了啊,奉先,你快点来接我好不好啊,就像当初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你伸出手来让我跟你走,说会永远保护我。

窗外阳光明媚,伸出手去果然如自己所想的那样温暖,但身体却莫名的感觉到冷意。

[end.]

评论(1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