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泪琉

至性嚣张,味火则狂


媳妇瑾修


本命哪吒,哪吒中心。

[云吕]无题


# 世界设定,男女男男女女都可以结婚。

# 严重ooc,脑子跟浆糊一样,鬼知道我写了些什么东西出来。慎点。

# 感觉写了一年。懒得修改错误的地方。以后再说。

# 吕布对貂蝉只是欣赏她的脸,不是喜欢她。

# 无题只是因为我想不到名字,想到了会改的。











荣城人都知道,赵家二少赵云与吕家小少爷吕布不合,相传不合的原因便是因为那荣城王家的大小姐貂蝉,两人为了争夺貂蝉而不惜反目。

依照吕小少爷那尤其喜爱美丽事物的性子,看上堪称绝色美人的貂蝉似乎也不是什么让人意外的事情。

只是苦了那一心为了兄弟好的赵云,只因当初貂蝉的一句更为偏爱他,吕布遍从此对他冷眼相待,让他十分无奈。他是真的对那王家小姐没意思,奉先为何就是不相信自己呢,难道十五年的兄弟情还比不上她的一句话?她明明是戏言为何你看不出来?而且我心悦的分明……是你啊!

话说吕布也是对这从小的兄弟是感情复杂,自从小时一句戏言要娶赵云做媳妇后,自家爹娘与兄姐便一直让他与赵云一起玩耍,虽然他也玩得很开心,但他心中的女神却对他透露对赵云更满意!这就炸了锅,他不忍心责备貂蝉,只好对着赵云怒目相对,再不给他好脸色。

偶然一次,他听到父母为他张罗婚事,满心以为是貂蝉,但最终父母敲定的名字却让他又惊又怒又羞。

那人竟是赵云!他最好的兄弟赵云!虽然如今已是见面如仇敌,但毕竟心中还是挂念的。如今却让他娶了赵云!这,这,这,简直荒唐!

让他娶谁都行,哪怕不是貂蝉都行!只有赵云……他绝不能娶!只有他不行!

他想要冲进去同父母理论一番,说他不想娶赵云,他只想娶貂蝉,但最终还是拂袖而去。

但他不想再让父母为他操劳,这件事还是让他自己解决吧!赵云定是不愿嫁与他的,他去跟他说明自己也不满这门婚事,两人都不同意结婚,那样纵使爹娘再想他娶赵云他也可以以赵云与自己不是良配为由拒绝。

满心以为赵云并不满意这门婚事的吕布在听了赵云的话后傻了眼。赵云他说什么?他这次想听他爹娘的,就算是嫁人他也认了!

吕布听了简直想抡起扫帚就打死赵云。

吕小爷我还不知道你赵二少爷?你会老实听你爹娘的话就是撞了鬼了!听你给我瞎扯乎。外表白白净净里面全是黑水,从小到大坑了我多少次了,这次会同意他俩的婚事肯定也是想要坑他一把。以为我会上当吗?别傻了,你吕小爷才不上你的当呢!

结果撸起袖子准备找赵云打一架的吕布就被自家大哥拎回了家。耳提命面让他老实在家待着哪都不许去,只等着半月后的婚礼就行!

吕小少内心简直万分复杂,要是我们来说那就是一句mmp。

想他荣城双霸之一,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大哥,小时候被吊起来打的悲惨回忆他不想再提,一想就心酸。

不过他倒也是明白了,他爹娘铁了心要他娶赵云,为此连他大哥都找回来了!要知道他大哥可是好几年没回家了,就连他之前想去找他大哥玩的时候可是连影子都找不到!

此后半个月,吕布一直被自家大哥带着去量尺寸做婚服然后试穿修改,虽然并不是很情愿,但最终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还是没有说出什么不想娶赵云这样的话。

吕家大哥就看着死倔的吕小少爷内心轻蔑一笑,小子我还不知道你?从那赵家小子拒绝你的提议后你就没再想过要解除这门婚事,不然照你那胡搅蛮缠的霸王性子,就算是怕我责罚你你也定会与我拧上一段时间,哪会如现在这般听话。

不管吕布一家是如何想的,赵云这边却是喜中带忧,喜的是他们家二少爷终于要与那吕小少爷成亲了,忧的是那吕小霸王会不会欺负二少爷,要知道他喜欢的可不是他们二少爷呢!

赵府花园中,黄衣女子与一白衣男子相对而坐,面前摆放着一盘棋。男子修长手指间夹着一枚黑子,衬得他手更为白皙。皱眉思考,似是想好下一步该如何走了,微笑着落下那一子。

“大姐,承让了。”

“子龙棋艺又精进了。”

此后便是沉默。赵家大姐举着茶杯不知在想些什么,赵云却是知道她在担心些什么。

“看大姐似是有话要说,不妨直说。”

将茶杯轻轻放下,戚眉看着对面她温润如君子的弟弟,眼中满是担忧。“子龙,真的决定好了吗?你若是现在后悔,我立刻去吕家将这门亲事取消!”

“不用了,大姐,我不后悔”浅笑着摇头拒绝。“我本就心悦于他,又如何会拒绝这样好的机会呢?”

“但是……”赵家大姐似是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赵云已经猜出了她的想法。

“大姐可是怕云在吕府遭人欺负受委屈?”

看到大姐眼中更浓的担忧,赵云觉得有些又是好笑又是感动。“大姐你是否忘记了,吕家老爷夫人也是很喜欢我的,更何况有着吕大哥在,就连奉先也不敢对我如何。”

“子龙我说的不是那个欺负!我说的是……”

到底是未出阁也未娶夫人的女子,说起那等羞人的事情还是有些羞于开口红了脸。

赵云秒懂,拿起茶壶给自己倒杯茶,眼前白雾缭绕,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大姐为何如此肯定云会被欺负?难不成嫁了人,就一定是下位?我嫁了他吕奉先,那自然其他方面得讨回来,那些外在不重要,关键是……”

赵家大姐看着自家弟弟,觉得自己真是白操心了,这个从小就跟狐狸似的弟弟,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吃亏,她真正该担心的,是那位吕少爷才对啊!

想通了的赵家大姐会心一笑,给了弟弟一个鼓励的眼神同时提醒他别玩太过,毕竟那吕布也不是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很快便到了两人大喜之日。吕布穿着鲜红的婚服骑在马上领着迎亲队伍往赵府走去,一脸的不爽。但在看着赵云从赵府走出来的那一刻,他恍惚了一瞬。

以后……就要与他过一生了吗?他吕布既然决定要娶,那就绝不后悔也绝不纳小!但是那人是赵云,这个还是有点难以接受啊,自己的兄弟变老婆什么的。

现下的情形不容他想太多,他直接伸出手示意赵云上马跟他一起坐。周围人都愣住了。这男子结婚虽不比男女间严谨,但是这共乘一骑也是从未有过的啊!这吕小少爷的想法还真是让人猜不透,说他喜欢赵云吧,他又天天跟赵云打架斗嘴,说他讨厌赵云呢,现在这情况又解释不通。真是不明白啊不明白。

赵云心中也是十分不解,吕布的性子他清楚,他本以为他断了他的念想今日不给自己脸色看就不错了,现在居然不但对自己的态度比以前还要好——没有对他恶语相向,还拉他上马共乘,该不是中邪了吧!

然后两人就全程无交流,走婚礼流程,拜完天地入洞房,吕布在出房门的时候悄悄塞了张纸条在赵云手中。

挥退房中所有人后小心地展开纸条,脸上是掩不住的笑意,按着纸上所说,找到了床下的暗格,拿出摆放在里面的食碟,还冒着热气,估计是才放进来不久吧,奉先真是有心了,本来还苦恼晚上该怎么办,现在不用担心了。咽下一口饭菜笑得开怀,奉先我晚上会好好“感谢”你的。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