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泪琉

性取向是哪吒。

哪吒是天,哪吒是地,哪吒就是我的道我的理,是我的一切

天雷忘羡。魔道祖师相关甚至墨香铜臭相关统统不吃。

【铠策】化蝶


# 铠 X 百里玄策

# 大概有后续,因为我想把铠搞上玄策的床(。

# 咸鱼试图复健。

福利院里新来了两个孩子,是一对兄弟,都长得挺白净漂亮,大的那个说话好听,哄得院长跟阿姨们总是对他特别好,连带着他弟也待遇比一般孩子好上许多。

时间一长总会有人不满意,孩子总是天真而残忍的,看他们不顺眼,觉得抢走了往日里关心自己的院长于是就组团来“教导”他们了。

铠是福利院里的“隐形老大”,因为没人打得过他,所以孩子们心照不宣地不去惹他,而铠对孩子们“教导”其他人的行为则是不参与也不阻止。

个人能力问题罢了,被欺负了怪谁?觉得不甘心那就变强再打回去就是。

不过让铠没想到的是,那个叫百里守约的家伙居然毫发无损,这让铠有点兴趣了,去问了他才知道以前为了保护他弟自学成才练了格斗技术。

听到这个理由,铠觉得有些好笑:“为了别人而变强?真是可笑。”

百里守约只是笑着摸了摸缩在自己怀里的百里玄策毛茸茸的发顶,说:“因为是玄策啊。”

铠盯着那个红色脑袋连脸都不肯露出来的家伙看了半天也没盯出个所以然来,于是直接转身走了。

百里兄弟向来形影不离,百里守约那家伙不管是吃饭睡觉都要带着他弟弟,简直是恨不得把他栓自己裤头上了。

由于百里守约做得一手好饭菜,铠在尝过几次后就非要过来跟着百里玄策一起让百里守约给他开小灶了,一来二去的铠跟百里玄策也熟稔了起来,但这种纸糊一般的情谊在饭菜面前每次都是一吹就倒,看得百里守约十分想笑。

铠开始有些无法想象这对兄弟只剩下一个的场景了。

然而他忘了福利院里的孩子,除了他这种态度恶劣的孩子,更多的是因为表现好也到了年龄而被收养走的孩子,百里守约是表现最好的一个。

于是他走了,不管是自愿还是被迫,事实是他们俩只剩下了百里玄策一个人,因为那对夫妻不愿意收养两个孩子。

他该提醒他们俩的,铠有些懊恼地想。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没有了哥哥的百里玄策安静了许多,那些原本被百里守约震住的孩子们也心思活络了起来。

但幸好,铠现在也没办法看着他被欺负,每次都会突然出现把他带走,然后再威胁一番,其他孩子虽然不甘心但也惹不起铠,只能作罢。

而铠在每一次帮了百里玄策后总是恨不得给像是被鬼迷了心窍一样的自己来上一拳让自己清醒清醒,管这个小家伙干什么!

但是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了,铠看着百里玄策表情凶狠动作略显生涩地把一个比他大了三四岁的少年掀翻在地,往日里总是被他救走然后眼眶红红的家伙也开始学着成长,百里守约那家伙就是把他保护得太好了,事事为他打点好,幼崽在温暖的巢穴里怎么能学会成长?这可不是什么小猫咪,这是一只第一次露出尖牙与利爪的凶猛的幼兽啊!

铠等着那群敢挑战他权威的孩子离开,向那个如往常一样眼眶红红但身上挂了彩的小兽走去,内心百转千回无数个念头,感觉自己想到的每一句话都不适合现在说,于是两个人陷入沉默。

“哥哥,不会再回来了是吗?”

突然,百里玄策抬头看着铠,声音有点干涩,说完就继续咬住了下唇。

“……嗯,他不会回来了,但你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虽然可能性不大。

最后一句话铠没有说出来,百里玄策不是个笨孩子,于是他察觉到了,可是他仍旧点了点头,相信了铠的话。

“会见到哥哥的,我们一起。”

看着那依旧灿烂的笑脸,铠抬手摸了摸他想了很久的百里玄策的发顶,手感不错,难怪守约这么喜欢揉,真小气,以前还不让我揉,现在不是任我揉?

忽然,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百里玄策躲开了铠一直放在他头顶的手掌,问:“不是每个孩子到了年龄就会有人来领走他们吗?你为什么没有走?”

铠沉默半晌,啧了一声:“所有人都更乐意收养你哥那样表现好又乖巧的孩子,我这样的,表现不好又不听话,没人愿意领走我,虽然我也不稀罕就是了。走了,吃饭去了,再不去连土豆泥都要被那群家伙抢光了。”

“嗯,嗯!”

百里玄策愣了一会儿才笑着追上了催促他的铠,自然地牵起了铠的手,用无辜的表情回应了铠诧异的眼神。

坏孩子,就不会被带走了对吗?

评论(1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