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

此号已弃。各位缘见

[蝉吕]错误(1)


# cp蝉吕,貂蝉 X 吕布

# 世界背景abo。a攻o受。

# 副cp,露娜 X 孙悟空,孙悟空人形,不是一只猴子!前后为攻受!不逆!不过也就那么几段

# 未完,但是后面没了。










貂蝉跟吕布是一对青梅竹马,不管是在他们的父母眼中,各种亲朋好友眼中,甚至陌生人眼中,他们都是一对情侣,或者说,准夫妻。

吕布如大家所想,也如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他喜欢貂蝉,非常非常喜欢。喜欢到什么地步呢?

他对貂蝉言听计从,从来没有拒绝过貂蝉的要求,哪怕那个要求再过分,他也会做到。

可他感觉不到貂蝉不喜欢他。他像是没有感情认知一样,只是一个劲的对貂蝉好,看不到貂蝉对他的冷眼,听不到别人跟他说的貂蝉各种不好,感觉不到貂蝉对他的冷淡。

他觉得自己喜欢貂蝉,别人也说他喜欢貂蝉,于是他就“喜欢”貂蝉。

而貂蝉也如少数人看到或者感觉到的那样,她不喜欢吕布。不喜欢他很多地方。

不喜欢他英气的面庞,不喜欢他挺拔健壮的身材,更不喜欢吕布总是在她面前晃来晃去献殷勤。她看吕布哪哪不顺眼,总而言之,她就是不喜欢吕布!

但她又是喜欢着吕布的,喜欢吕布为她解决麻烦,那些她不愿意主动出手解决的麻烦;喜欢吕布宠着她,对她有求必应要什么给什么。

如果这种宠是对妹妹的喜欢宠爱而不是对于心上人的那种宠爱,她想她会更喜欢吕布的,真的。毕竟很少人对她这么好,就连她父母对她也是爱搭不理冷眼相待。吕布是对她最好的人了。

而她不喜欢吕布并且十分排斥他的一个缘由就是因为吕布是一个强大的alpha,无论是从智力、耐力还是战斗力方面上来看,都比她高出不少!

她明明能够碾压班里的所有人,不管是omega还是alpha,全都败于她,纯力量压制。

吕布是学校里最强大的alpha,也是她一直没有去挑战过的唯一一个alpha。

她不是怕输,哪怕吕布所有数值都比她高出不少,但她也不是那些弱鸡,她在实战中可不一定会输给吕布!她只是在等,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只要打败了吕布,就没有人能用她的omega身份来压她来让她嫁给吕布的!

她不甘心!一直都不甘心!凭什么只凭借那台该死的分化测试仪器与那所谓的基因匹配百分百,她在所有人眼中就变成了一个柔弱的omega!她就要嫁给吕布为他生儿育女相夫教子从此一生平淡!

凭什么!她不甘心!

不甘心在拥有强大力量后扔被那些条条框框辅助!只要给她时间,她就能成长到让众人只能仰望的高度!可是时间不够了,再过几天就是她跟吕布的十八岁生日宴会,他们会在那一天分化性别,然后在生日宴会上订婚仪式,只等她跟吕布毕业就举行婚礼,她会为家族带来最后的利益,成为吕布的附属品。毕竟,她只是个没用的omega,不是吗?

omega与alpha结婚后就是那个alpha的个人私有物品,可以随意处置。

她知道吕布会对她很好,可她一点都不想要!她只想要自由!

在众人的期待中,她最终还是迎来了她跟吕布的十八岁生日宴会。

貂蝉穿着华丽的长裙礼服站在阳台透过玻璃冷眼看着里面的那些人谈笑风生,喝着从酒窖里拿出来的红酒一个人独饮。

这时,门被拉开,一个人走了过来,听着脚步声,貂蝉认出了他。

“露娜”

月光下,来人的银发熠熠发光,抹额上正中的那颗黑宝石反射出冰冷的光芒。

“你可是今天的主角,怎么一个人在这外面喝闷酒?”

语气之间透露着戏谑,露娜走过去从貂蝉手中拿过杯子就一饮而尽,头颅的仰起带出了优美的弧度,让貂蝉恨不得捏断那纤细的脖颈。

似乎是察觉到了貂蝉的目光,露娜将杯子放在护栏上,丝毫不顾形象的用手一撑,坐上了护栏。

“你可别这样看我,毕竟分化成alpha可是我也没料到的,本来都打算跟那只臭猴子玩双o了,谁知道会分化成alpha。”说完还撇撇嘴,护栏外的双腿不停晃动摇摆。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我认输,行了吧?”貂蝉真是恨不得把自己这个好友给掐住脖子好好摇一摇,“可是事情重点是这个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

“有什么好烦的,最坏的情况不就是嫁给吕布那个呆子吗?他对你那么好,完全不用担心会拿那套omega守则来要求你。估计你还能跟着他一起上战场呢。”

“得了吧你”貂蝉看着只顾着把玩自己指甲的露娜,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你跟我做朋友这么多年,我就不相信你不明白我最想要的是什么!”

“还能是什么?”看着月光下显得更漂亮的指甲,吹了一口气才缓缓转过头来看着貂蝉,表情似笑非笑。

“自由呗”

“你既然知道……”

“好了进去吧”跳下护栏整理好裙子,拢了拢头发,挽着貂蝉的手臂,“宴会要开始了,你可是主角,不能缺席。”

在跨入大厅内时,露娜凑近貂蝉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貂蝉扭过头来不可置信的看着露娜,露娜微笑着点头示意她没有听错。

拍拍貂蝉的手臂,朝吕布的方向扬了扬下巴,示意她过去吕布身边。

“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你想要的所有,你都会得到。就在今晚。”

貂蝉的脚步顿了顿,然后依旧坚定的向前走,不过脚步轻快了不少。

留下露娜靠在墙边露出意味不明的笑,眼帘低垂,轻笑一声∶“跟我当初那时候一模一样的味道啊,这两个人肯定比我跟猴子还要……轰动。”

“猴子我在这!”

听到那人呼叫自己时赶紧提起裙边小跑前进,像一颗被发射出去的小钢炮一样冲进他怀里,挽着那人的手臂看着二楼的几人笑得越发甜蜜。

“今天欢迎大家来到这里,接下来请大家稍等片刻,待我儿与王家小姐分化了性别后再请各位为他们的订婚做个见证!”

吕老爷子长得十分威严,可现在却是笑容满面,拍拍身边吕布与貂蝉的肩膀,让他们上楼去。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众人都邀请心仪之人跳起了舞,可吕老爷子却是满脸怒容地走了下来,似是在忍耐着什么。

这时却有个没眼力见的人笑着跟他搭起了话。

“哟哟哟,吕老哥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不是很开心啊。”

吕老爷子瞪了他一眼,随后向大家宣布订婚宴开始。

而与此同时,在三楼吕布的房间里,已经清醒过来的貂蝉感受到自己体内比以往都要充盈的力量,将手掌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最后面色冷凝地握紧了拳头。

她现在需要知道吕布的性别,她是一个alpha,绝不会雌伏在别人身下!哪怕吕布也是一个alpha!

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房间里的味道,似乎有哪里不一样。甜甜的,很香,而且似乎……是从吕布身上散发出来的。

貂蝉不止实战好,理论课成绩更是优秀,她当然知道,一个alpha闻到这种甜甜的香味是什么意思,那意味着他的身边有着一个正热乎的omega。只有刚分化的omega才不会控制收敛住自己的信息素。

于是……她掀开被子赤脚走到吕布身边,细细端详着这一点都不像omega的以后还会成为她的omega的omega。

“真不知道你哪儿像omega了,不过要是你成为我的omega的话我也不是接受不了。只要你还跟现在一样对我好。”

貂蝉想得十分美好,可她忘记了她与吕布的身份差异。注定还是她嫁给吕布,哪怕她是一个alpha而吕布是一个omega。

吕家老爷子敲门走了进来,他开门见山的跟貂蝉说∶“王小姐,很高兴你分化成了alpha,可是你依旧得嫁给奉先。”

“凭什么!”貂蝉觉得愤怒,“我是一个alpha!你要我嫁给一个omega?!”

“就凭王家比不上吕家!我不会让我的儿子嫁到你们王家去!”吕老爷子像是头被激怒的狮子捍卫着自己的领地。

两人毫不收敛自己的信息素,想要把对方压下去。可此时一声带着痛苦压抑的叫声让他们俩清醒过来,可信息素却是无法再收回。这些信息素让身为omega的吕布非常不舒服,他咬着牙把自己缩成一团,心中满是不可置信与失落。

显然,他也知道了,自己是一个omega的事实。

“爸,我……”吕布按住太阳穴使劲晃晃脑袋,想让自己清醒点。

吕老爷子赶紧坐到床边去扶着他,小心安慰道∶“奉先你要不要先休息,你现在有点虚弱。”

“爸,我是不是真的……”吕布面色苍白,似乎很难接受,说了好几次都没有说出完整的那句话。

吕老爷子偏过头去不想看着自己儿子,他心里难受。怎么一个好好的,板上钉钉的alpha就成了omega了呢!

貂蝉抱臂站在一旁冷眼看着他们父子俩,有一搭没一搭的用手指敲着肘关节。

“这订婚宴,还继续吗?不继续我就走了。”

瞬间一室寂静,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终于,吕布出声打破了尴尬的局面。

“继续,当然继续。”握着吕老爷子的手让他扶自己下床,“爸,我们下去。”

貂蝉就直愣愣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俩,也不去帮忙,只是等着他们走到门边时才去开了门。

“请”

两人看了她一眼就向外走去,留下貂蝉在后面轻抚长发整理裙摆。

今天可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她了不能失态。

“非常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还能来参加小儿的订婚宴,来!奉先,小蝉。”

将两人招到身边,握住他们的手交叠在一起放在一颗放在托盘上的石头上,两人无名指上的戒指同时闪出一道红光,红光消失后两只足有两人高的花朵出现他们的头顶,然后化作两道光粒子射线进入了他们戒指上镶嵌的宝石中。宝石内也出现了一朵精巧细致的莲花。

这让众人看的是各种不可置信与震惊,久久说不出话来。当然也不敢说什么,要是说错了什么话,得罪了吕家,他们可不像那些大家族,被吕家给记住那可就算是完了。

评论(2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