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泪琉

至性嚣张,味火则狂


媳妇瑾修


本命哪吒,哪吒中心。

[云吕]超喜欢你


# cp云吕,赵云 X 吕布

# 今天521嘛,吃点小甜饼开心开心?

# 私心信惇,韩信 X 夏侯惇。不喜勿戳

# 点文,那些只说了云吕cp没有说梗的大宝贝们,就是这个了哦







炎热的夏天,教室里的风扇吱纽吱纽转动,为学生驱散闷热带来一丝凉爽。现在是午饭时间,班里人要么去吃饭,要么去宿舍呆着,再不然就是去球场打球。不过也有例外,比如高三(2)班里正坐在座位上奋笔疾书的某个人。

高三(2)班,荣耀高中的理科尖子生班级,(1)班则是文科尖子生班级。这两个班级汇聚了W市绝大多数的优秀学生,而这一届的理科总分第一赵云就在高三(2)班,而且还担任着班长一职。

“嘿!”

门外有人朝他喊了一声,他回过头去。

是吕布。

抬头看向门口就见着一头黑发的吕布高举着他送的便当盒朝他挥手。

“奉先!”

站在门外的吕布毫不见外的走了进去。

跟之前的每一次见面一样,他们在一起吃了饭,开始谈起了作业,以及以后的志愿。毕竟他们都已经高三,得为自己的以后考虑了,然后又是一次争吵。

赵云理科成绩好,他的父母想要他出国深造,他也十分心动。

可是吕布却不能跟他一起出国,吕布是单亲家庭,吕妈妈一个人把吕布拉扯大,他是绝对不可能丢下妈妈跟他一起出国的,而且吕布的经济条件也不允许他出国。

“奉先,我……”赵云张口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是要吕布跟他一起出国,还是他留在国内跟吕布上同一所大学?他们俩,没可能在同一个学校的。

吕布却看不惯他那样子,揪着赵云的衣领把他整个人都扯过来,狠狠吻上了那张唇,按住躁动的赵云的后脑勺示意他老实点。

许久之后两人才分开,双唇殷红微肿,大口喘着气,吕布说话的气息都有些不稳。

“赵云我告诉你!不就是你出国了吗?不就是不在同一个大学吗?我今天就把话给撂这儿了,你要是敢在外面给我沾花惹草找别的人,老子他妈日的你魂飞魄散你信不信!”

赵云呆呆地眨了眨眼,一脸无辜,像是还没搞懂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歪着头卖了个萌∶“啊?”

赵云的动作让吕布感觉自己心脏被击中了,他无奈扶额,深深叹了口气,留下句话就提起便当盒走了,留下黑人问号脸的赵云一脸委屈。

“妈的智障。”

“诶吕布!”

刚踏进班门的吕布就听见夏侯惇在叫他,把便当盒放书包里放好,翻了个白眼转过头去没好气的说∶“你又怎么了?如果还是那个姓韩的小子的事儿,抱歉我帮不了你你自己好好琢磨。”

“嘿我说吕奉先你不是不是朋友啊你!兄弟有难你都没一点表示的?”

“还要我有什么表示?上次我偷偷帮你去试探人家结果被赵云看到了,我解释老半天才让他打消了给韩信穿小鞋的想法。”

“我靠?穿小鞋?!”夏侯惇跳起来蹲在凳子上紧盯着吕布,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没看出来你家赵云是会这样做的人啊!你不是骗我的吧?”

然后就被吕布用一本五三给爆头了。

“你别看他表面上那样,实际上,心眼多着呢。”

摸了摸自己刚刚被敲的地方,夏侯惇跳下来坐在凳子上,“你够了解他的啊?”

吕布收拾着书桌头也不抬,“那是,也不看看我们俩什么关系。”

“那你们俩毕业之后怎么打算的?”

吕布手一顿,随后将一套语文试卷塞进书包里,不甚在意的回答道∶“还能怎么打算,就那样呗。”

“卧槽!”夏侯惇手一拍桌子,书哗哗哗得掉了一地,他手忙脚乱的给全堆在书桌上,抹了抹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水,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们难不成还真打算分手啊?”

吕布冷冷看了他一眼,从他面前的那堆书里抽走了自己早就写完的一套数学试卷,“既然你这么闲,还有空想这些有的没的,不如自己把那些习题全写完?”

“奉先……不,吕哥!吕哥我错了,你跟赵云肯定天长地久圆圆满满子孙满堂!你就把试卷给我吧!”

吕布王之蔑视,“不给!找你家韩信去,他肯定给。”

“我靠你!”夏侯惇拍桌而起,怒目直视吕布,却被冷冷一撇,看着吕布手中厚厚的试卷,讪讪收回手,“我是说我就靠吕哥你帮我了。”

“行了行了,下午开始就放假了,你要什么就自己拿,不用跟我说了。”

“好哥们,果然够义气!”

教室里,熟悉的人来了又走,吕布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回想着这三年的一切,入学的时候跟赵云的那一场误会让他们俩对彼此都非常感兴趣,之后的相处中,他们生出了不该有的感情,但他们直视自己的感情,在一起了。知道的人不多,也就是平常跟他们玩得比较好的几个兄弟,夏侯惇就是一个。

想到夏侯惇知道自己跟赵云是一对后的那个表情,吕布不禁笑出了声。夏侯惇算是他高中最好的朋友了,在知道他跟赵云在一起后也送上了祝福,没有疏远他。

这样想着,吕布爱怜地摸上了夏侯惇的脑袋。

而被抚摸狗头的夏侯惇为了自己的习题,只好忍了。

待到教室里只剩下他们俩之后,夏侯惇停下笔,跟吕布面对面,死目相对,表情凝重严肃∶“吕布你真的想好了吗?”

“什么?”

“就是等赵云四年……不,不止四年,你确定要等他?”

“我确定以及肯定!”

“你可要想清楚了,他这一去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万一在外面遇见了什么……你怎么办!”

“元让!”吕布见他越说越离谱,只好拍了他桌子一下,“你知道赵云不是那样的人!而且我相信他,我也愿意等他,这是我的决定,就算到时候他真的找了别的什么人,我也做到了我的承诺,我自己问心无愧!”

“可是我不能看你这样!”夏侯惇一甩手中的笔,“他凭什么值得你浪费你的青春你的时间!”

“凭我喜欢他!这个理由够了吗!”

一时之间,三个人都愣住了。

赵云只是想来找吕布跟他一起回家,却没想到听到了这个。但他却没有进去,而是转身离开。

他听到了自己想听的话,也懂了吕布的意思,他就不能让吕布失望。

教室内,吕布走过去拍拍夏侯惇的肩膀,提上自己的大书包走了。

“我尊重他的选择,我也懂你是希望我好,你也知道赵云不会是那样的人的。所以,相信他也相信我吧。”

“……靠!”

夏侯惇烦躁的踹了一脚吕布的桌子,把习题全都塞进书包里背起书包就走。当然没忘记锁门。

然后下楼就在楼梯间遇见了等候多时的韩信。

夏侯惇∶mmp。

夜空中的星星一闪一闪,微热的晚风吹过,吃着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西瓜,一切都跟五年前他刚高考完时一模一样,除了身边没有那个人。

忽然,他听见有人在喊他的名字,那熟悉的声音,他赶紧坐起来。有人从他背后抱住了他。声音好听到让他想要落泪。

“奉先,我回来了”

评论(8)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