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世泪琉

至性嚣张,味火则狂


媳妇瑾修


本命哪吒,哪吒中心。

【吒戬】遇你如见光


# 吒戬。吒戬!

# 太久没码字越来越辣鸡了。啧






哪吒第一次见到杨戬的时机实在是不太好,那时他正捂着受伤流血的腹部倚在墙边的黑暗阴影里,狼狈不堪的模样与背对着阳光而来的身着整洁院服表情冷漠的杨戬形成鲜明对比。

那种眼神哪吒见过,他从小活在别人异样的眼光中,比之更为令人恶心不堪的眼神他都见识过,不过在被他教训过后再也没人敢那样看他。这次也肯定不会例外!

哪吒舔了舔被打破的嘴角,血腥味与刺痛感更让他兴奋了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到眼前那个人在他面前绝望哭喊求饶的样子了。

他再度将自己交给了心底的恶魔。

阳光被墙角所遮挡,于是哪吒暴露在杨戬视野中的只有脖子以下的部位,他看不清少年的样貌,但根据他所观察到的情报,他知道这位狼狈不堪的少年正是最近闹得学院人尽皆知的顽劣学子——哪吒。

即使是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是自己的同学,但杨戬却不打算多管闲事,他向来对这些事情不怎么上心,每天除了研究就是研究,十天半个月不出门,这次难得出门却遇上这种麻烦事。

哪吒这种性格的人,有人见到了他狼狈落魄时候的样子,不好好教训一顿对方是绝无可能罢休的,虽然他不怕哪吒,但与他缠斗不清会拖慢学习进度,太过麻烦。杨戬皱起了眉头,提步便打算离开,却没料到哪吒突然暴起朝他袭来,赤红色的眸子倒映了天边的晚霞,更为耀眼夺目了。

虽失神了一瞬,但杨戬迅速反应过来朝旁边一个旋身躲过了哪吒的攻击,毫不迟疑用手中厚厚一摞的资料书籍拍向了哪吒再度向他袭来的双手。

沉闷的一声让人听起来就有一种钝钝的疼痛感,但哪吒只是再度捂住了腹部狠狠瞪了他一眼,颇带些凶狠的问:“你也是这破地方的学生?”

眸子比刚才黯淡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背对晚霞的缘故,杨戬想。

“你是哪吒吧,”杨戬答非所问,赶在哪吒要发火之前不紧不慢的又开了尊口,“我是杨戬,你当然不可能在那群脑子里全是些渣滓的家伙口中听到我,因为我从不屑与他们为伍。”

“你这家伙……”哪吒勾了勾唇角却牵动了伤口而嘶了一声,但毫不影响他的狂傲,“抢小爷的话啊!”

“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想法,先走了,再见。”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哪吒在原地一拳锤上了墙壁。

这不算友好的初见,让两人对彼此有着好奇但又不愿意主动与对方结交,哪吒是因为杨戬瞧见了他这么多年来难得的几次那般不堪的样子,杨戬则是因为恩师的命令而无暇顾及其他。本以为会就此交错,渐行渐远,但两人之间的联系与羁绊却在那次会面后如同梦比乌斯环一样陷入无穷尽的循环中逐渐加深。

[闹海组]如果哪吒真的怀孕了


# cp东海龙王 X 哪吒,不喜勿入

# 内容如题,“怀孕”。

# 只是想到一句“不愧是打破常理的存在”“谁想要打破这种存在啊混蛋!”就动笔了。

# ooc严重,各种崩坏。真的慎点



今天的水晶宫如同往常一样,安静,庄严,井然有序。

水晶宫主人东海龙王表示∶今天依旧是美好的一天!怀抱骄妻,坐拥天下海产品,简直就是龙生赢家!

龙王高抬着头颅接受了来自各方的贺礼与问候,等回到了自己的寝宫才敢表露出自己那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哪吒,今天有哪不舒服吗?”

躺在床上的哪吒黑着一张脸翻了个身表示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那看来是没什么事了。”坐到床边躺下轻轻环住哪吒,双手交叠在哪吒的小腹上,“你师父让你去他那里住,说是为了你跟……的安全。”

故意将那个词说得模糊不清,不然怀里这个暴脾气肯定又要炸。他可是没忘记当初刚知道肚子里揣了个球时哪吒是怎么闹的,差点把他的水晶宫给拆了。幸亏太乙真人告诉他肚子里揣着的是女娲让他帮忙孕育的一个生命,不然还有的闹。

龙王简直越想越心酸。

“去师父那里,”哪吒翻过身跟龙王面对面,“那你去吗?”

“我还要坐镇水晶宫呢,去不了,最多只能去看看你。”

龙王觉得有些好笑,这个大宝贝现在这样是不是就像那群人说的“一孕傻三年”,连这种常识性问题都来问他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这是常识性问题,我就是想你陪着我,不行吗!”

倒是没想到哪吒会说出这样情感外露的话来,龙王愣了会儿,然后笑着摸摸哪吒柔顺的红发。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把公务都带过去的。到时候你可得在你师父面前多给我说说好话啊。”

“恩,我困了,你抱着我睡觉。”

“好,睡吧,我陪着你。”

哪吒背对着龙王,他能感觉到那一声声有力的心跳,跟与他做对比简直可以算是滚烫的体温,缓缓闭上了眼。

果然,自己是怪物吗?

次日,看着面前站在桌子上的太乙真人,哪吒觉得心好累。

“师父你不是说让我去你那儿吗,怎么你过来了?”我东西都收拾好了

太乙真人站在桌子上,小小的一只看起来格外可爱,现在他正叉着腰一脸严肃地跟哪吒说∶“为师这不是怕徒儿你舟车劳顿,伤到了孩子嘛。”

嘿我这小暴脾气!

哪吒敢说,要不是站在他面前的是太乙真人,他师傅,就算杨戬哥站在他面前敢说这话,他都能给他拔下一层皮!

但是偏偏就是他师傅。好气哦!

察觉到哪吒情绪的变化,龙王赶紧扶着哪吒坐下,给他端茶倒水拿点心。

“不气不气,当心肚子。”

这一句话又炸了。现在哪吒最讨厌别人说他肚子了!

“你是不是就是看着我肚子了!你都不关心我!”

“我没有啊!”

“你就有!”转过头去跟太乙真人告状,“师父你看他欺负我!”

“徒儿,我看你们俩挺好的啊,为师很放心。”

太乙真人表示自己不想管,他被这两个人无意识的秀已经闪瞎了。

“对了徒儿,杨戬说要来看看你,估计快到了,还给你带了礼物来,说是女娲要给你的。”

然后就跑了。

“喂喂,老泥鳅你听见了吗?师父说杨戬哥要来看我啊!”哪吒有些兴奋,他都一个多月没见着杨戬了。

龙王心情却不怎么好,每个男人看自己老婆的朋友都像是看情敌,尤其是“男闺蜜”!

不过这想法要是被哪吒跟杨戬知道了,估计他死期也就不远了。

“那你要不先进去?我在这里等着,等杨戬到了再去叫你”

“哪吒!”

话音刚落杨戬那让人讨厌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唰”的一下龙王的连就黑了。

“你跟杨戬慢慢聊,我先去把那些事情处理一下,等会儿来找你们。”

他怕自己留下去会忍不住揍人!

哪吒也没有想太多,反正龙王每天总有一段时间挺忙,他现在正期待杨戬的到来呢,就没细想。谁知道一个大男人还会吃醋的。

坐在书房里的龙王,越想越不安,越想越害怕,怎么就把老婆一个人丢那了呢!不行,得去找!去陪着他!

说走咱就走啊,咱就是这样风风火火的汉子!

打开门的瞬间,怀里就撞进来一个人,定睛一看,那不是哪吒吗!赶紧把他抱好,关切的问∶“怎么了?”

“泥鳅咱们出去走走吧!我都好久没出门了……”哪吒越想越委屈,不就是肚子里揣了个东西嘛,连门都出不了了。

宠妻狂魔自然满口答应,“好好好出去走走,我换身衣服就跟你出去。杨戬呢?”他就把你丢下一个人了?

“杨戬哥啊,他把我送过来就走了。你快点!别那么磨叽”

“好好好,好了,走吧?”

一路上遇见了好几个人,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而坐在鲲上的庄周还看了他一样之后说∶“不愧是打破常理存在的人”

混蛋!谁想要这种常理被打破啊!

而那几对情侣则是满脸羡慕的看着哪吒的肚子看,然后再看看身边的爱人,一脸惋惜。

逛了一天的哪吒心满意足靠在床头,看着为他忙上忙下的龙王,他叫了他一声,两人一坐一站,四目相对,就像当初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

“敖广,我有没有告诉你,我爱你?”

@小木楸 你的点文,来签收吧w

[王者荣耀][东皇太一X哪吒]


# 东皇太一 X 哪吒,取名闹海组。

# 写到最后被人打扰,一点心情没有,没艹好,我的锅

# 写了我大半个月,我终于熬出来了。

# 链接见评论,觉得不好吃请重重拍打。

# 之前那个小天使你看到了吗? 我写完了!

[东海龙王x哪吒]

# 东皇太一的东海龙王皮肤 X 哪吒

# 还是没赶上四月一,气死。

# 各种私设性格,日常ooc

# 这对cp该叫什么?真的不知道啊我QAQ

哪吒来到王者峡谷不长,但是他性格活泼又爱飞来飞去,基本上整个王者峡谷没有他没去过的地方。于是这天,他师傅太乙真人交给他一个任务——明天带那位新来的去参观熟悉一下峡谷。

好吧好吧,师傅有令徒弟当然得完成啦。反正也是在峡谷里飞来飞去的,不知道那新来的会不会飞啊,不会飞的话走路有点慢。

第二天,他踏着风火轮来到了峡谷入口处,从天边泛鱼肚白等到日上三竿,只觉得那人脚程也太慢了吧,上次他来的时候可比这快多了。

他素来有午睡的习惯,想着那人看见自己就知道自己是来接他的人自然会将他唤醒,于是找了棵树抱着火尖枪背靠树干闭眼休憩。

他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幼时在东海中洗澡,惊动了东海的龙王,还将他派来查探情况的龙王三太子给打死。他还梦见自己将那前来寻仇的老龙王戏弄了一番,最后那老泥鳅气极败坏水淹陈塘关,逼得他削骨还父剔肉还母自刎于他面前才肯罢休。

梦到了不愿回想的事情,心情不太好,尤其是太乙真人跟他说那人已经到了自己的住处之后更是到了爆发的边缘。沉着一张脸拒绝了似乎是想要找他打架的杨戬,紧握着枪杆回了家。

被他拒绝的杨戬∶“……”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总是跟我提起的那个东海龙王来了现在就在你家

轻轻关上门,将枪放在门边换上拖鞋收好混天绫乾坤圈把自己摔在沙发上。飞了一天真是累死了,好想吃饭啊,今天去等那个人一点东西没吃,都快饿死了,什么东西好香啊,肯定是幻觉,师傅做饭没有这么香。但是……好饿啊!

耳朵微动听到物体在地上爬行发出的声响,虽然细微但是逃不出他的耳朵!

在厨房!

得出结论的三太子顾不得其他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抄起火尖枪就是直奔厨房。然后他在里面看到了一团黑乎乎的头上两根大角的东西

……那是什么?大黑团子?问起来还挺香能吃吗?

眼角瞥到料理台上摆放着的盘子里的食物,三太子咽了咽口水明白那黑团子不能吃,但食物散发的诱人香气让他不由自主分散注意力去看着他,努力让自己视线移开,耍了个漂亮的枪花直指几步外的那团不明生物。

“你是谁?进我家有什么企图?”

对面那人却根本不理他,只笑,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听得哪吒耳朵红红。

……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声音?

不明生物挥退周身围绕的黑暗气息,露出本来面目,将天不怕地不怕的哪吒三太子吓得枪都抖了抖差点掉地上,内心惊惧不已。这人!

“你!你是!”

“是我,见到我,开心吗?”

向前移动几步包住哪吒的手,将火尖枪取下随意扔在一旁,这可不能让他拿着,万一恼羞成怒给他来上一枪也够他受的了。看到哪吒见到他的反应,他觉得很开心,没忘了他,很好,这样算起账来就好玩多了。

“哪吒三太子,你还记得我吗?”

“我自然是记得的!你这老泥鳅!当初毁我肉身逼得我只得用莲花成就金身,当真是气煞人也!如今还敢出现在我面前,莫不是想经历一番你那好儿子的下场?”

原来这人赫然是东海龙王,他听到哪吒提起自己的儿子心中满是杀意,声音也低了几分∶“哪吒你可别搞错了,是你先杀我儿,本龙王自然得从你身上讨回来,本来是想杀了你的,但你现在也杀不死了,于是本龙王改变主意了,既然你杀了我的三太子,那么你再赔我一个三太子我也是可以不再追究于你的,你看如何?”

哪吒一下就黑了脸,这怎么赔!他从哪找条龙来赔给他!那条白龙?

正苦苦纠结思考的三太子完全没想到自己可以拒绝东海龙王,他现在满脑子想着怎么从刘邦那儿把他的那条白龙将军借来。

而龙王则是不紧不慢拉着神游天外的哪吒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盘起尾巴欣赏那人脸上多变的表情,还挺有趣的,不过这个赔,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啊,我的……三太子。

“想好了吗?”

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哪吒的思绪,他不满的瞪了一眼龙王,开口道∶“峡谷中有条刚成年的小白龙,与你那三太子一样,是白……”

“你可能是搞错了什么”挥手将哪吒未说完的话堵住,面带笑容眼中却尽是寒芒,声音低沉轻柔仿佛面前人是他心爱之人,“本龙王要的,是带有我血脉的三太子,可不是你口中的那只旁系白龙,虽然血脉不错但却不是本龙王亲生。”

这话让哪吒面色铁青,大叫着老泥鳅你心忒坏!

“当然你要是不想赔个有我血脉的三太子,还有一个办法”磨着哪吒的头发,熟悉的手感让他满意的眯起眼,看着用眼神催促他快说是什么办法的人,手掌滑到后颈抚摸猫咪般慢慢摩挲着那一块软肉缓缓开口,可那薄唇中说出的话却让哪吒直接暴起一拳挥向东海龙王。

——“你不也是三太子?将你赔与我我也是乐意的”

将那带着火焰气息的拳头抬手挡住反扣住他命脉,带着危险气息拉进两人距离。

“怎么,不愿意?三太子换三太子,很值了,要么你把你这个三太子赔我,要么赔我一个有我血脉的三太子,或者……你给我生个小三太子?”

一室的寂静,哪吒整个人都呆住了,这老泥鳅真不要脸!居然……居然说出那样的话!他怎么可能给他生一个出来!这不是为难他吗!

“考虑的怎么样啊三太子,选哪个?”

狠狠瞪他一眼偏过头去不说话,却不想竟是激怒了他,手臂从膝窝穿过一手托着后颈他整个人腾空而起,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他抱紧了龙王的脖子。

“你要带我去哪?”

“去哪?”东海龙王不怒反笑,“去让你给我生个小三太子出来!”

哪吒大惊失色想要跳下来但为时已晚,他无论如何也挣不开那人的手只能呆在那人怀里,知道无力反抗但嘴上却不饶人∶“你要带我去哪啊老泥鳅”

“带你去能给我生小三太子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