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号

此号已弃。各位缘见

跟朋友聊天扯皮,突然觉得他们俩很带感(。挺多私设,吃安利吗朋友吗?

【魂玄】水中的火焰


# 冷cp。魂天帝 X 萧玄。前后攻受

# 未完。私设魂天帝比萧玄大,与古元属于损友,这个时期的魂天帝正处于意气风发的时候,已经渐渐掌握族中大权。欣赏强者,目光只给与他实力处于同等级别的人,……嗯。

# 坑,想跳就跳吧。




最近魂天帝出门历练顺便游玩一番的时候,最后一站是古界古元的小楼,听古元那家伙说着他闭关的这些年八族中发生的各种趣事,虽然他一出关便有人为他呈上报告,但听古元这家伙说倒是比看苍白的纸张好多了。

又听了古元说素来与古族交好的萧族出了个天才,是萧族近些年来资质最好的一人,甚至有望修成斗帝。

魂天帝听古元将那小家伙夸上了天却只嗤笑一声不再说话。

若是半路陨落,资质再好也终究只能沦为失败者,连他萧族先祖们都无法做到的事,凭着这个还不知深浅的毛头小子就能做到了?萧族的人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但魂天帝还是将那少年的名字记了下来,姓萧名玄,毕竟是得了古元那家伙赞赏的人,日后不出意外必有一番作为,记着也好。

但斜斜靠在椅子上的魂少族长盯着手中茶盏沉淀在杯底的茶叶,难得的发了会儿呆。这玄字,“黑而有亦色者为玄”,倒是更适合魂族之人。

半晌后察觉到自己在想什么的魂天帝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将那茶细细品尝,是上次自己夸过的,难得古元这家伙还上了心,遂抬手从纳戒中取出一个白瓷瓶丢过去。

“接着,算我今日来访的礼物,过几天用得着。”

古元抬手虚握上臂向后一缩,白瓷瓶便稳稳落在了他掌心之中,也不问是什么东西,直接就往纳戒里一塞。

“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也别管那些老家伙,咱们俩想交个朋友还需要他们同意了不成?你可别当我这些年都在修炼就什么都不知道,你父亲如今都不敢对你的事随意插手了罢。”

“哼。”魂天帝斜睨了古元一眼,语气中带着淡淡嘲讽,“你倒不如先看看你自己?那群老家伙对你可是很不满了。”

“再不满我仍是古族第一人,这世间除了你又有何人可与我相交?”古元神色淡淡地用指尖敲着茶杯。

“说得也是,那今日我便先回了,去完善新创的斗技。”说完也不看古元就直接展开斗气双翼飞了出去,气得古元想抓起茶杯就砸过去。

但回到魂界后魂天帝就完全忘记了萧玄这回事,继续闭关修炼去了。待他再出关时,萧玄之名早已在八大族中广为流传,不仅是为他那可媲美魂天帝古元甚至超越他们的天赋,更为了萧族之人将所有血脉之力尽数汇入萧玄体内只为成就出一个千万年未出现过的斗帝!

有趣,当真是有趣,这萧族,萧玄,可真是有趣得紧呐。

魂天帝在脑中思索片刻便想起来这萧玄便是当初古元与他所说的那位萧族天才,心念一转便直接去寻了古元让他带着自己去找那最近风头正盛的天才。

tbc。

嗯,到这里就懒得写了,后面大概是魂玄二人一起去了个秘境之类的地方,感情迅速升温(???然后出了秘境就没再见过面,同为族长要顾及的事情太多,萧玄没办法跟魂天帝在一起,魂天帝也是。于是这种状态直到萧玄将要陨落,他们见面了,魂天帝亲手策划了萧玄的死亡。

不算刀吧。两个人都理解对方的立场,不会去怨恨后悔,只会偶尔想想如果身份不同会不会他们结局也会不同。。

魂天帝有时候会独自望着天空,萧玄难得清醒过来的时候在血洗完天墓后也总是望着远方。他们似在遥遥相望,怀念着从前幻想着以后,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结局便是如同飞蛾扑火般热烈到让人奋不顾身,亦如烟火般短暂又绚烂璀璨到让人失神。


瞎鸡儿逼逼,希望不影响观看

两人互攻炮友设定,就不打cptag了。未完,这就当作是日常吧(。半路刹车虽然不道德但是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手